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瑶的中国故事

世界那么大,尽头在你怀中。

 
 
 

日志

 
 

一部电影  

2013-01-13 22:45:14|  分类: 如影随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部电影 - mado - 小瑶的中国故事

  

  前天看了一部电影,就是最近大家在热议的那部。回到家里我就想写点什么,然后动笔写,却写着写着变了味儿,我觉得我还是被一些东西给影响了,再写下去,不仅自己觉得别扭,也对不住这部电影,于是我写了个开头就把它搁在一边,今天再提笔写,惟愿手中笔能随心中想。

  电影挺长,长得快到结束的时候有些性急的人耐不住提前离座了,是赶着去抢洗手间吧,是了,这座电影院的洗手间很小,容不了几个人。可是,如果怕抢不到洗手间,为什么不在中途就起身去一下呢,舍不得那离开的几个镜头,又耐不住剩下的几分钟片尾,左右惊惶,这样的性格,大概经常会做出些令自己后悔的事情吧。

  可是再一想,宫二小姐说得对呀,什么人生无悔,都是赌气的话,人生若无悔,那该多无趣啊。得不到的东西,见不到的人,来不及说的道歉,等不及尽的孝心。。要是每一桩每一件都遂了自己的心愿,那也没什么可珍惜没什么可在意的,何来念念不忘,何来必有回响?一定是转头即忘、无声无息,那人生,还有什么值得眷恋的呢。

  这电影的好,除了台词,还有那些精致的小物件,叶家门前那盏不见人不熄的油灯,宫二小姐那双绣花的黑缎子鞋,都是活生生的角色会说话的戏子,当然,不得不提的还有那枚裘皮大衣上拽下来的纽扣,小小一颗,叶师傅攒在手心,捂得温热,就那样微笑着背转身去,朔风飘雪就尽挡在身后了。眼前路?身后身?哪有那么多思量琢磨,对叶师傅来说,这一刻,就是永恒了。

  一颗纽扣,辗转了三个人,张永成的哀伤,叶问的思念,宫二的决绝。情这一字最伤人,却也最关隘,没有它,谁都见不到众生,谁都见不到天地,经了它,走一遭,方能成大器。什么样的大器?哈,我也说不来,只是,没经过它之前,你以为自己便是世间一切,经过它之后,你才明白世间一切就是自己。

  于是,就算残缺也无甚遗憾的了,人生本就是破破烂烂的,无非是东打一块补丁,西打一块补丁,你看他衣着光鲜头面整齐的,哪里知道里子里尽是布头缀布头,棉絮也钻出了破洞。所谓一代宗师,倒不在于他武学的造诣,教出多么光宗耀祖的徒弟,是那番走过春夏秋冬的历练,是尝过世间百味的了然,是经过恩怨爱恨的释怀。人无深情不可与之交,人无悔恨亦不可与之交。无爱无恨之人,是天地间容不下的怪物。

  宫二小姐说,所谓时代不过是个选择。也对,也不对。如果可以,我也想留在我最快活的岁月里,只是又不甘心,不晓得将来还会不会有更快乐的日子,要么往后退,要么往前走,我想,我还是往前走吧。未知总比已知来得有趣,就像悔恨总比空白来得有趣一样。

  所有能写下来的故事,都是已经走出来的故事,还在翻涌执念的,依然有很多很多。

  评论这张
 
阅读(205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