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瑶的中国故事

世界那么大,尽头在你怀中。

 
 
 

日志

 
 

在他乡,居住是一项事业  

2012-10-20 16:20:19|  分类: 花天走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说之前还有一些犹豫的话——我刚通过了KFC的面试,得到一份正式工作,在收到ULP(斯特拉斯堡一大)的录取通知书后,我立即决定招租、搬家、北上到那个梦寐以求的城市生活;老实说,在马赛待了四年,我真有些腻了,听说斯特拉斯堡风景优美,ULP的金融风险管理专业又很对我胃口,那还有什么理由继续缱绻于这个既无新意、又无激情的南方城市呢。

  我在战法论坛上发了个帖子,寻找新学年在斯特拉斯堡的合租,不久一个女生就回了帖,我们约好一日先到斯堡找到房子再搬运行李过去。两人见面后立刻就熟络了起来,可能异国他乡特别容易找到同胞之间的亲近感吧,我们订了火车站旁的一间小旅馆,喝了口水就开始找房子。其实来之前我就看过不少斯堡租房的帖子,几番比对之下联系了一个中国房东,说好到达当天去看他的房子。斯堡虽然不大,但走起来也着实不小,从火车站出发到房东的住所,不知转了几道地铁换了几趟公车,路边的景色从繁华的街巷渐变成空旷的高速公路大片的田野,好不容易到了一个住宅区,放眼望去一片灰蒙蒙四方方的楼房,马上就教人心情压抑了下来。

  房东的中文讲得不甚标准,搞不清是哪里人。他要出租的房子在三楼,宽敞倒是挺宽敞,格局也不错,只是里头还有一对母女,见到房东就用法语大吵起来,她们说房东不讲信用租约没到期就赶她们走,房东却说两人是妓女天天带不三不四的人到家里来。我和女孩不敢接话,四下转着看房子,满地扔着脏衣服破鞋子,沙发露出了底部的弹簧,最可怕的是洗手间,白色原色的瓷砖墙已经旧得发黄,上头还有黑色的斑点,蹲坑边锈迹斑斑,地板也呈现出一种令人作呕的土黄色。房东一边和那对母女吵架,一边还能分得出神来告诉我们这房子很便宜交通很方便,墙面只要我们自己买点油漆来漆一下就可以了。。没有久待,我们很快就告辞出来,留下房东继续纠缠。

  走出阴暗的楼梯间,呼吸到外头的新鲜空气,被暖洋洋的阳光照在身上,我和女孩不由自主都长吁了一口气,虽然便宜,但这房子不能要,太远太偏、龙蛇混杂、房东看起来也不太清楚事理。看来,还是得继续找。

  最后找到的房子颇有点戏剧性,是一个贴在便利店门口的小条子吸引了我们的注意,房东是犹太人,房子在市中心一条步行街的三楼,一楼临街便是房东的金饰店。初次见面的时候,房东便给我们留下了非常精明谨慎的印象,房租并不便宜,但房间是簇新的,一切家具设备都干净整洁得令人爱不释手,最重要的卫生间和淋浴间用实木铺地,白瓷的马桶和洗手池闪闪发光就像从未被使用过一样,从房子后的小巷出去,拐个弯就是叮叮车站,可以直达我们两人所在的学院。简直是为我们量身定做的房子,两人都特别满意,当场付了定金,拿了钥匙,欢欢喜喜各自回所在的城市打包行李,准备乔迁新居。

  之后托运行李、整理房间、开电表煤气表、签约网络、转银行、学院注册、续长居等等繁琐的手续接踵而至,令我们整个九月都在斯堡四处奔波,好不容易安定下来,才知道艰苦的日子不过刚刚开始。

  犹太房东要求房租必须缴交及时,少一天都不成,这倒也罢了;接触久了,我发现他像防贼一样防着我们这些租客,并偏执地用最大的恶意来怀疑、揣测我们。搬进新居没多久,信箱里就收到房东的声明,说不许养宠物,要节约用水(房租包水),不许带朋友来玩(要玩也可以,晚上六点前必须离开不能过夜),等等等等。最开始我只把这声明当做房东龟毛不予理会,后来发生的一件事简直令我无法置信,可以说世界观都扭曲了。。

  十月中旬同屋的两个朋友打算到斯堡读书,一时间没找到住处就暂住在我们家(我们家挺大,除了两个起居室,还有一个客厅),晚上回来休息,白天就四处看房子,晚饭的时候四个人可以围着一张小餐桌吃火锅,寒冷的冬天里倒也其乐融融,就这么住了几天,被房东看到了——我怀疑那老头每天都盯着后门,看看有没有可疑人物出现;当天晚上,信箱里收到了一封措辞更为严厉的声明,大意是,你们中国人果然和我想象的一样无耻,偷偷把我的房子转手租给下家当二房东,他们两个人必须在明天之内搬出去,不然我就会把房子收回来,还会控告你们!我完全被这巨大的指控惊呆了,苍天可鉴,我们收容他们不过因为大家都是中国人,人在异乡能帮则帮,绝对没有拿一分钱房租,怎么这个老头子会用这么龌龊的念头想象我们,中国人的名声,居然差到这种地步了么。

  我试图和房东争辩,他像看一堆垃圾一样看我,“反正你们中国人都是这样的,无一例外”,他说“你最好叫他们快滚,不然你们也会被扫地出门。”我感到被侮辱,气愤得浑身颤抖,我怎么可以在朋友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赶他们走呢?但我也无法抑制地害怕,在这个已经开始飘雪的季节,临时哪里能找得到合适的住处,还有那些好不容易办妥的各种手续,一切都要从头开始。。那个时刻,我真的感到很绝望。

  好在寄宿的两人很能体谅我们的难处,第二天就想法子搬到另一个相熟的朋友那去,临行前还把几天的水电煤气费算给我们,我们不肯要,他们说累得我们担了这么大的骂名,就当作是个补偿吧。一场萍水相逢,落得个如此下场,实在让人无言以对。

  从此我们和房东间也扯破了那层温情脉脉的面纱(虽然原本也没多少温情),见了面顶多点点头,一应费用我们不仅准时,而且都提前交,除了金钱关系,我们和他就像陌路人;而他那间金碧璀璨的金饰店现在看起来就像食人魔窟一样令我们感到恐怖——恐怖的不是房间,是里头的那个人,固执、冷酷、充满偏见,倔强地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我们相信他没有多少朋友,常日来往的也就是他的弟弟,见不到他的妻子、孩子,或是别的什么亲戚,经过店面的时候,看见他不是在和顾客讨价还价,就是在柜面上按着计算器噼噼啪啪,刮风下雨从不改变。这样的生活,我们怀疑,有乐趣么?

  但这个问题,也不过是像蜻蜓点水一样偶尔掠过我们的脑海,半年租约到期后,无需考虑,我们立马搬离了这套干净、整洁,但如同一间牢笼一样的房子。同屋后来回了国,我则搬到距市中心数站叮叮车的另一个小区生活,租住的是一位八旬老太太的祖传房子,从此朋友往来再无拘束。美中不足的是那老房子年限有些久了,常发出些不明所以的怪声,有一次还吓得我差点心脏停顿。。不过,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留学那几年间,搬家甚为频繁,多数都是身不由己,虽然常常因此而困扰,但也见识了、结识了不少有趣的、无稽的、神奇的人。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彼此不过是彼此生命的过客,因而那种种的不快和委屈实在没有必要时时放在心上啊。

  评论这张
 
阅读(108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