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瑶的中国故事

世界那么大,尽头在你怀中。

 
 
 

日志

 
 

故乡和他乡  

2012-09-21 23:55:39|  分类: 花天走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这个城市生活到第四年,我才慢慢开始在它的地图上增添新的坐标:中山公园南门的老别墅区很适合散步,厦大后头环岛路旁的沙滩人烟稀少,磐基中心有一家新开的私房菜,莲坂明发的电影院挺长时间没去过了,禾祥西路上的那家中国电信原来就在慈济书店的不远处,西堤的咖啡厅看起来调调十足东西却很难吃。。我并不是个热爱探索钟情交际的人,城市对我来说,总是意味着一个很大很大的空间,不管它是几个小时就能逛完还是办件屁大的事都得搭上老半天的地铁;在城市中生活,我必须先找准自己的位置,摸索它、熟悉它、依赖它,才能开始以它为圆心,一点一点将活动范围扩大开来。

  这个圆心就是家,但家又是什么呢?我住过很多城市,福州、武汉、马赛、斯特拉斯堡、北京、厦门,记忆所及,总是自己拖着沉重的箱子拎着大包小包在各种交通工具中上下转换的身影,我是如此痛恨搬家,比收到水电煤气账单还要痛恨。你好不容易摸清了从家里到学校、到市场、到公园、到海边、到银行等等重要地方的路线,你知道几点几分哪一班车可以接几点几分的哪一班地铁,你习惯了每周五下午到城市广场的集市采购,连附近早餐摊点的大妈都认识你了,当你慢慢习惯了周遭的一切,被某种生活秩序接纳,也开始形成自己秩序的时候,一切却又都要改变了,真像是把一株植物突然从它的土盆里揪起再马上摁到另一个陌生的土盆里。

  所谓的家,大概就是一个又一个意想不到的土盆,每一次拔出植物带出泥,或多或少就是关于家的记忆。

  然而这些年换过数个城市数个“家”,你问我故乡在哪里,我又要答不上来了。福州是故乡吗,地缘上应该是的,可我既不会讲福州话,亦不会听,我在那里长到十八岁,除了知道从不同的“家”到学校的路线和学校附近的漫画店之外,我对那个城市一无所知;武汉是故乡吗,当然不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留在那里;马赛和斯特拉斯堡是故乡吗,更不是,那里天空和云的颜色是不同的,空气的味道也是不同的,回想起来的时候,迥异的色彩和气味就能把我们隔成两个世界;那北京呢,北京让人觉得很快活,有各种演出各种展览,有各种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可是北京那么大,过个街都要走十分钟的地下通道,还没能深入认识它你就怵了,惶恐了,晕眩了,想逃了。逃到哪里去?逃回家,逃回父母身边。原来在你自己还不能形成一个完整的“家”的时候,父母那里是唯一真正意义上的家,累了倦了第一个想到的地方,身体和心灵的故乡。

  读书看报的时候,我都会特别佩服那些将家安在远离父母的异乡的人们,他们好坚强,好勇敢,可以承受得住千山万水的距离,忍耐一年都未必见一次面的相聚,他们是依靠什么力量在巨大的城市生活着呢,我必须每天说很多很多话,笑很多很多次,吃很多很多好吃的才能活下去,那么谁和他们说话,谁让他们笑,谁和他们一起吃好吃的呢?

  我总想看别人生活的世界,总想闯进别人的“故乡”,可我又害怕那异乡,害怕太接近它会被它吞噬。在这个城市,或者那个城市里我都找不到真正属于我的东西,我甚至不确定,自己在寻找什么。

  像是悬浮于天空和海洋之间的微尘。

  评论这张
 
阅读(66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