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瑶的中国故事

世界那么大,尽头在你怀中。

 
 
 

日志

 
 

不存在的城市  

2012-08-10 23:31:46|  分类: 书海无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存在的城市 - mado - 小瑶的中国故事

 

  人们踏过泥泞的滩涂,将钢琴抬到木筏上,他们透过圆木间的缝隙,把钢琴腿捆绑好。木筏很快被撑离了河岸,他回头向岸边望去,这才发现了她,她站在鲜花中,一半身体被灌木丛挡住了。她身后就是湄伦,顺着高山延伸着。他能看见她的头上,一朵紫色花儿的茎部缠绕着她的发,末端没入她墨黑的发间。他看得那么清楚,就像她站在他面前一样。木筏遇到一股急流,向着下游疾驰而去。

  整整一个月的时间,跟随着从伦敦来的调琴师埃德加,我们穿过地中海,眺望了意大利的海岸线,在亚历山大停留,很快顺着苏伊士运河来到红海,穿过曼德海峡,在亚丁港抛锚停船。我们一路前行,来到印度的孟买,登上前往加尔各答的火车,三天后登上一艘小船去往仰光,在仰光停留了四天以后,我们搭乘火车去了卑谬,在卑谬,有一艘伊洛瓦底船队公司的小汽船将我们带往曼德勒。辛邦威、米刚耶、敏赫拉,辛布允、萨勒、色漂,辛古、米郎雅、蒲甘,我们经过大大小小的城邦村寨,它们的名字念起来像一首悠长的圣歌。我们在曼德勒的南郊骑上一匹小马,开始向目的地——湄伦出发,那儿有一架从伦敦运去的埃拉尔大钢琴,在丛林潮湿的气候里,它走音得厉害。我一直以为,那就是我们这趟长途旅行的唯一目标,却没有想到,自踏上旅程开始,命运便悄悄张开它宽大的羽翼,笼罩我走向另一个终点。

  我该怎么形容我的所见所闻呢。这儿的一切都和伦敦不同,灼热的风,潮湿的空气,颜色艳丽不知名的植物,脸上涂了特纳卡的女子,束着精致的红色丝绸特敏,上身穿了件宽松的白色衬衣,向我走来,衣料在风中轻摆。我想起在曼德勒的夜晚,孟塔赞扮演的那位公主,公主木偶身上的珠片闪闪发光,像繁星一样,他的歌声充满哀伤,因为公主的白马王子即将离她而去。是的,我是个调琴师,我来这里是为了修理那架走音的埃拉尔大钢琴,我不需要知道它的拥有者是个怎样的人,也不需要知道他为什么坚持要一架钢琴,在这个充满毒虫猛兽刀光剑影的丛林里,音乐或者是最奢侈的东西,但那又怎么样呢。

  有时候我也想凯瑟琳,想富兰克林·缪斯路十四号我和她的小屋,想她此时是否就着客厅里唯一一盏灯光读报,她留着一头金发,现在已经长出一缕缕褐色的头发了,但依然很美,她有一双蓝色的眼睛。哦,金发碧眼的凯瑟琳,标准的英国美人,不像她,她有一头乌发,常用一只柚木做的簪子别起,簪子上还镶了精细的金银丝线。。。哦,我怎么又想起了她。

  战争、冲突、结盟、反抗,都与我无关,我只是个从伦敦来的调琴师,我最擅长为埃拉尔大钢琴调音,埃拉尔三角大钢琴,来自法国,塞巴斯蒂安·埃拉尔其实是德国人,桃花心木饰面,双擒纵器机械装置,一个持音踏板,一个柔音踏板,制音器能达到中间八度音阶的第二个B键上。我可以用它来弹奏《十二平均律曲集》,我觉得,第二册的升f小调赋格曲是关于开始的乐章,很适合她弹奏,她的手指轻柔,敲击琴键的时候,打弦器跳起,再落回到举起杆上,于是,琴弦就颤动起来。

  师傅说过,每架钢琴里都隐藏着一首歌,可是没人知道它的名字,只是一首歌。我听见了那首歌。

  “我的同伴往前走,一会儿,遇到了食莲人,这些食莲人倒也没有加害我同伴的意图,但是他们给了我的同伴一些莲花,叫他们尝一尝。吃了蜜一般甜的莲子的人,无一例外都不愿意捎信回来了,也不愿意离开,他们只想留在那里,与食莲人待在一起,忘了回家的路。”


  附记:这本书美得让人晕眩,让我回忆起09年在印尼见到的一切,热带有一种刚柔并济的缠绵,教人不忍离去。真希望此书能拍成电影,如果拍的话,调琴师惟一的人选是雷夫范恩斯,钢琴的主人请肖恩康纳利来扮演,至于那位缅甸情人,杨紫琼再年轻十年就好了。

  评论这张
 
阅读(70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