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瑶的中国故事

世界那么大,尽头在你怀中。

 
 
 

日志

 
 

再见唐人街  

2012-02-25 21:20:55|  分类: 花天走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去过一次唐人街,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它的味道。

  那是一种在混杂了酸菜、各种香料、将坏未坏的肉类、用得超过维修期很多年的冷冻柜等等散发出的气味之后,形成的独特的潮湿、腐败、厌倦的感觉。不管离开多远、间隔多久,只要一想起店铺的门面,回忆就像一颗子弹“砰”一声射入脑中,瞬间爆裂开来,令人无处可逃。

  其实马赛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唐人街,每个初到此处的新留学生在数周的新鲜期后,开始朝思暮想家乡的味道,老留学生们代代口口相传的“中国商店”便陆续浮现在手绘地图上。从一个陌生的异域城市中寻找散落于各处的“家乡味道”,起初总让人浮想联翩,兴奋得像是要进行一场寻宝。

  我们找到的第一家中国商店在一条极其狭窄只能容一车通过的简陋小巷里,店面也只有小小一片,正对着岔路口,从市中心的阿拉伯市场穿过摆满香料和布匹的窄街就可以看到。说是“中国商店”,老板,却不是中国人;商店,大部分卖的也不是中国货。在马赛,当地居民并不认真区分中国人或是越南人,只要是出售在本地超市里见不到的食物的:比如豆腐、上海青、酸菜、鱼露、鸡鸭血、大小肠。。。他们一概称之为中国商店。

  老板会讲几句中文,他说越南年和中国年是同一天,所以我们在他那儿买了包了绿豆泥和椰丝的米糕,以为是他们过年的传统食物。去年去过越南才知道,那是人家婚宴嫁娶的糕点,叫“夫妻糕”!中文说得不好的老板,和法文说得不好的新留学生,在彼此错漏百出的沟通下,闹出了一桩多经典的笑话。

  我最常在那家店买的是豆腐、豆芽、上海青和酸菜;然而大部分人买的最多的竟然是泡面。他们说不知道怎么回事,有时候就特别想念那个味道——油炸的味道、调味包的味道,当然,还有防腐剂的味道。法国人对他们的饮食向来推崇,什么食物能够加点热水泡啦泡啦五分钟就能够当一顿正餐吃,对他们来说根本无法想象:首先,吃一顿饭没有超过两小时哪能算一顿饭呢,简直乱弹琴;其次,请问,热开水是什么东西?

  因此,在本地超市里我们见到的都是原材料,以生和未加工为基本单位,绝对见不到任何类似速食泡面、速食米饭、张婶自制茶叶蛋等的成品。那么,当法国人懒惰不想做饭时怎么办呢?——他们会首选下馆子,次选下馆子,末选还是下馆子。你问中国人不想做饭怎么办?首选泡面,次选饿肚子,末选去睡觉。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商店就气派多了,占了沿主街的两个大铺面,物资丰富可选性大增。然而本质未变,老板不是中国人,卖的东西大部分也不是中国货。那家店里可以买到来自越南的各色速食河粉、越南米饼和鱼露;来自日本的寿司酱油和饭醋;来自泰国的芒果干榴莲干菠萝干;来自台湾的凤梨酥;来自香港的李锦记各种豉油;当然,还有来自中国的上海青和豆腐。豆腐和青菜,大概就是专属于我的“家乡味道”吧。

  “中国商店”的老板不是中国人,那中国人都在哪里呢?答案是,他们在开中餐馆和服装店,不知道这个局面是如何形成的,也许是聪明的中国人觉得餐饮和服装零售利润更高吧。一个在服装店里打工的朋友跟我描述过工作的情形,一早到店里就开始忙,接货、理货、挂价格牌、应付各国大妈各种询价各种试穿、收银、继续接货理货、打扫卫生、关铺。那么多件事惟有一件不关她事,就是盘账,老板娘惯例要在所有工人走后关起门来亲自进行这项令人振奋的工作。

  曾经还听到几个有趣的段子,其中之一是说,某家中餐馆的老板,用大拇指大小的塑料瓶装番茄酱放在每张餐桌上,瓶子脏旧到不能用了,伙计要扔掉,老板摆摆手不让,将塑料瓶倒立一个晚上,积蓄下来的番茄酱继续倒入新瓶子里。

  海外打拼的早期移民大多是极艰辛才能攒下如今一个小小的店面,为了省钱几乎个个变成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所以华人的店铺里永远是挤挤挨挨,永远凑合着用旧物,永远散发着浓烈的消毒水味道和永远昏暗的空间,窗户都被高堆的货物挡住,里头的人也像是害怕显出原形一样瑟缩着不愿让阳光直射进来。

  移民的心中始终挥之不去自己是少数族裔是弱势群体的感觉,就算建立起社区联盟,组织起华人商会,每年舞一次龙游一次街又怎样,从衰败的清朝末期延续至今的自卑感依然深深烙印在每一个中国人心中。每一个,不管你有多成功,不管是已入籍者还是新来者。

  而我见过的最可怕的“唐人街”是在巴黎,出了市中心不知道多少环,地铁坐了一个钟头又一个钟头,终于重见天日来到一条宽阔的大街上,两旁是四四方方的建筑悉数标着中文的店铺,车流稀少路面上飘飞着纸屑,就像是来到中国一个二三线城市新发展的工业区;是的,就是那样的感觉,建筑并不陈旧,商铺也开门迎客,道路宽敞行道树刚栽下不久,但一切都无法掩饰萧索败落的冷意,让人觉得,这是被整个巴黎、整个法国放弃的区域,他们不进来,我们也不出去,生老病死,像百年前一样,自生自灭。

  这是怎样的一种孤独啊。

  评论这张
 
阅读(482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