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瑶的中国故事

世界那么大,尽头在你怀中。

 
 
 

日志

 
 

不要再靠近,毁灭不会终止  

2012-01-09 23:27:46|  分类: 书海无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要再靠近,毁灭不会终止 - mado - 小瑶的中国故事

 

  这两个月来,我每天睡前都会看几页《鳄鱼手记》,这是我第一次读女同小说,也是生平第二次阅读从右至左的竖排繁体字。第一本这样排版的小说,呵,那是很多年前,读的梁凤仪的《豪门惊梦》。
  
  书是淘宝上买的,大陆没有引进;邱妙津这个名字是从哪一本香港杂志上得知的,已经忘记了,只记得说很年轻就在巴黎自杀,是位才华横溢的女作家,去年骆以军还写了一本《遣悲怀》纪念她。读这本书,不单是因为好奇,也因为“宿命”这个词语总给人许多想象的空间,由此衍生了许多问句:为什么是她?为什么别人可以她不可以?为什么必须要死?为什么不能再坚持一下?我真的很想知道答案。
  
  ——邱妙津,台灣彰化人,一九六九年生,一九九一年畢業於台大心理系,一九九二年十二月留學法國,一九九四年進入巴黎第八大學心理系臨床組。一九九五年六月在巴黎自殺身亡,得年僅二十六歲。辭世同年十月,她的首部長篇小說《鱷魚手記》獲得時報文學獎推薦獎,書中的“拉子”、“鱷魚”等詞也成為台灣女同志襲用的自我稱號。
  
  她是女同志,现实中和虚构中都是,可我不能把这个身份当作是她最终选择结束生命的理由,虽然,从表面上看,这个理由早已充分得令我们这些旁观者都要崩溃——水伶不要再敲我的門了。你不知我的內心有多黑暗。我根本不知道我到底是誰,隱約有個模糊的我像浮水印在前面等我,可是我不要向前走,我不要成為我自己。我知道謎底,可是我不要看到它被揭開。從我看到你的第一眼,我明白我會愛你,像狂獸像烈焰的愛,但不准,這事不能發生,會山崩地裂,我會血肉模糊。你將成為開啟我成為我自己的鑰匙,那個打開的點,恐懼將滂沱滾打在我身上,我所自恨的我也將除去我,這個肉身裡的我。
  
  只不过是爱上一个人,有什么关系?只不过爱上的,恰好是相同性别的女人,有什么关系?只不过这个被爱上的女人正好也爱着你,又有什么关系?水伶都可以接受爱即是爱存在的本身,你为什么不可以,到底在害怕什么,到底在逃避什么?从第一手记,到第二手记,到第三手记,到第四手记。。。遇见水伶,知道是相爱,离开她,遇见吞吞和至柔,离开她们,重遇水伶。。。我们的鳄鱼先生,披着人皮,在深水中寂然无声地划动四肢,只要阳光透过水波勾勒出鳄鱼先生的身影,他就像是害怕被灼伤一样落荒而逃。
  
  鳄鱼先生,恐惧的不是爱的事实,是爱的本能吧。我想,世界上应该存在着这样一群人:渴望爱情、理解爱情、拥有过爱情,却不具备爱的能力,他(她)总在寻寻觅觅,但当爱情满满当当真心实意地到来时,他(她)却变得惶恐,变得无地自容,总觉得将要面对的是一个巨大的颠覆性的改变,这个改变,会让他(她)不能再成为自己,失去所有的屏障所有的伪装所有的自恃,从而变成任人驱使的奴隶,或宠物?他(她)们那样地爱自己、欣赏自己、奉承自己,多付出一点,自己就少了一点,再多付出一点,自己就消失了,这对于他(她)们来说,不啻是如世界末日一般的灾难。
  
  “不要再相互靠近,毀滅不會終止的。在你的未來,我想告訴你:打破任何我讓你產生的想像,努力去愛一個人,但不要過分愛一個人,適度地愛,也不能完全不愛,那種愛足夠讓你知道在現實裡怎樣做對他才是好的,那種愛足夠讓你有動力竭盡所能善待對方。即使你因而不愛我了,但沒有關係,我希望你現在和未來活得好,那就是努力去愛別人,雖然我可能無法完全免於悲傷。”
  
  是因为始终无法完全免于悲伤,而选择死路么,鳄鱼先生?然而打破了所有你使之产生的想象,却没有办法再努力爱一个人了,留底在尘世间的这只孤魂野鬼,又该怎么办呢?

  评论这张
 
阅读(78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