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瑶的中国故事

世界那么大,尽头在你怀中。

 
 
 

日志

 
 

用一曲思凡,诱我夜奔  

2011-10-25 00:02:05|  分类: 花天走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年春节我们一家人都会坐在一起看春节联欢晚会。除夕夜在乡下最是嘈杂不过,爆竹声彻夜不停,除了同样花红柳绿锣鼓喧天的春晚,也没什么电视节目能压得住那一片喧嚣。从前的春晚是没有广告的,若要去方便的话只能趁着大人小孩都不喜欢的京剧节目出现,只要一听到锣鼓胡琴的声音响起,老老少少皆从椅上站起,伸伸懒腰抖抖手脚晃晃悠悠往厕所的方向去,留下那生旦净末丑多情空余恨。
  
  打小家中不听京戏,大概是南方人的缘故。偶尔看几出黄梅戏、越剧什么的,也是随着老人家消遣。人说京剧是国粹,很长时间以来我只嫌吵,更想不通为什么同一个段子你演完了他也要来演,嗜戏的老票友长年累月翻来覆去看几个段子,他倒是烦不烦!
  
  对京剧开始改观,竟是源于一部电影《梅兰芳》,梅兰芳和孟小冬对唱《梅龙镇》:
  李凤姐:军爷做事理太差,不该调戏我们好人家。
  正德帝:好人家,歹人家,不该斜插着海棠花。扭扭捏捏扭扭十分俊雅,风流就在这朵海棠花。
  李凤姐:海棠花来海棠花,到被军爷取笑咱。我这里将花丢地下,从今后不带这朵海棠花~~
  此处却是反串,梅兰芳演李凤姐,孟小冬演正德帝,“冬皇”那端严厚重的唱腔一出,四下皆凝神屏气,虽然黄裳在《戏凤》中曾挑过正德帝的毛病,说他油腔滑调自命风流,但归根到底是戏写得不好,不干“冬皇”什么事的。
  
  由此想到章子怡饰演的孟小冬只要能有“冬皇”十分之一的神气,那现实中的孟小冬在戏台上该是多么潇洒豪迈。
  
  后来又听说梅兰芳的《贵妃醉酒》是极精妙的段子,当然还有《霸王别姬》,单是听人说戏:虞姬“面羽则喜,背羽则悲”,美人最末的舞剑,胡琴奏起了“夜深沉”,夹杂着鼓声,虞姬的悲哀不胜的舞步,更急促更急促,终于戛然而止了,伏剑而死。便能在眼前勾勒出一幅栩栩如生的画面,再想想梅先生那身段,那些小动作小表现,禁不住心驰神往了。

 

用一曲思凡,诱我夜奔 - mado - 小瑶的中国故事

 
  
  可作家若要在自己的作品里写点京戏的话,爱的多是《白蛇传》,大概是因为白蛇姿态灵动、丰润妖娆,又非人非兽的缘故吧。这个角色既传统又充满着反抗精神,时而贤惠时而妖媚,以兽之身修成人的躯壳去对抗所谓“法”的审判,如许多的矛盾冲突,实在是作家的最爱。严歌苓在她身上找到雌雄莫辨的妖气,程抱一在她身上看见高贵尊严的爱情,那林林总总对白蛇的正写侧写反写,让我这个京剧的大外行都快成了欣赏《白蛇传》的内行。
  
  而我也终于体会到,京剧就是在那细微处做功夫的人间百态。有的角儿嗓不好靠扮相弥补,有的角儿扮相华丽但技艺生涩,有的角儿最会揣摩那一颦一笑一拈一提的雅致,看他的戏非得坐在前两排瞪圆了眼睛不眨才行,有的角儿唱腔有韵致,一个“啊”字绕梁三日,有的角儿口齿伶俐,说白如飞刀切豆腐,有的角儿腿上功夫扎实,身段就极优美,有的角儿面部肌肉灵活,能做出千奇百怪的表情。。。虽是同一段戏,不同的人演,是不同的风景。
  
  如果一时看不懂角儿演绎的好坏,听词也不错,就说夜奔的林冲吧,有几句诗真教人听了泪下:欲送登高千里目,愁云低锁衡阳路,鱼书不至雁无凭,几番欲作悲秋赋,回首西山日又斜,天涯孤客真难渡。丈夫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无怪乎人说:女怕思凡,男怕夜奔。

  评论这张
 
阅读(636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