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瑶的中国故事

世界那么大,尽头在你怀中。

 
 
 

日志

 
 

自由在高处  

2011-08-04 22:38:06|  分类: 胡说八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没有看过熊培云先生的书,但是想来想去,只有这个书名最能表达我想表达的意思:自由只能建立在高的道德标准上,对于一个道德水平显然还未浮出水面的群体来说,给予他们过多的自由显然是不合适的。

  《新宋》看到了第二部宋夏之战,武状元文焕被西夏所俘,夏人为逼他改志,四处散播他已降夏的流言,流言传到大宋境内,自然引得朝野一片怒骂之声,那是一个将“气节”,将“忠臣义士”当作最高理想的时代。深受国恩世代功勋的武状元被俘却没有立即“死节”,在人们心中是不可饶恕不可原谅的,没有任何理据可以为其辩护。

  但作为现代人的石越是这样想的:“所谓的道德,最好应当只是一种自我要求。尤其是过高的道德标准,更不宜强行加诸他人身上。个人对国家、民族的义务是有限的。一个人愿意为国家与民族而牺牲,自然值得尊重。但是,却不应当用任何手段,强迫个人去牺牲。”

  看完这段话我趴在床上发了很久的呆都没法把后面的文字看进去。石越的想法很民主,甚至可以说相当的人性化,有体贴有关怀,但这是无疑是一种最高的理想:首先,个人要能够清楚地认知到自己对国家、对民族的义务;其次,个人曾经为国家、为民族付出过或曾经努力尝试为国家、为民族付出过;最后,他在“力所不逮”或“精疲力尽”的情况下才放弃了,选择离开或投降。必须有了这样的过程,结局的背叛才经得起辩解——也只是还尚有辩解的余地而已。

  如果一开始就没想过负什么责任、做什么牺牲,一开始就想着明哲保身得过且过,最终不出所料做了逃兵做了逆贼,那么凭什么享有被辩护的权利,凭什么享有自由呢?总不能只是握着权利却永不承担义务——“凡王者之国,其国家,则不必先问臣民为国家做过什么,当先问国家为臣民做过什么!其臣民,则不必先问国家为臣民做了什么,当先问自己为国家做了什么!”这是自由的前提,这又是一种最高的理想。

  这几年我总会忍不住比较东西方在处理重大事件上方式的差异,最后发现既不是政体也不是制度的问题,而是道德底限的问题,他们的确比我们更尊重生命,更在意“生命的感受”。再小气的犹太房东也不会为了省钱放任屋顶漏雨、门锁损坏,因为这关乎房客的健康和安全;再大意的药剂师也不会在没有医生处方的情况下为你随便取药,因为这关乎病人的健康和安全;再无名的餐馆也不会把隔夜的饭菜端上餐桌,因为这关乎食客的健康和安全。。。金钱很可爱,但永远比不上人的存在来得珍贵;麻烦很讨厌,但在生命之前,该处理的仍要处理,该承担的必要承担。

  所以你看,人民为国家所做的其实不需要很多,只要守住底限守住良心;国家为人民所做的也不需要很多,只要想着他们关爱他们。真的就足够了。

  所以你说,在道德标准普遍偏低的地方谈什么自由不是浪费口水么,什么时候那些离奇的事情不再出现,什么时候再说自由也不迟。

  评论这张
 
阅读(60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