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瑶的中国故事

世界那么大,尽头在你怀中。

 
 
 

日志

 
 

说好的公平呢?  

2011-12-16 23:42:27|  分类: 胡说八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微博上闲逛,看到这么一条新闻《男子卖假货获利1万被罚2151万》,找到原文的链接,原来当事人是一位湖南省桂阳县的农民,他从去年8月开始,销售假冒的“鄂尔多斯”、“恒源祥”牌羊毛衫,被捕后,内蒙古鄂尔多斯中级人民法院根据警方在他店里扣押的假冒羊毛衫件数和其标注的吊牌价(显示为968、1680、2180元不等),点算出吊牌价每件为1680元的假冒“鄂尔多斯”羊毛衫为17403件,吊牌价每件为968元的假冒“恒源祥”羊毛衫为4433件,吊牌标价总额43,013,364元,认定4300多万元为“非法经营数额”。最终判处当事人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2151万元。

  这个判决给我的第一反应是不可思议,第二反应是实在太重。我并不熟知相关法律,也提不出什么铿锵有力的论据辩驳,但是报道中有这么一段话:当事人的辩护律师向法院提交了当事人的销售光盘,光盘记载了他销售的鄂尔多斯羊毛衫价格分别为100元、120元和150元,其在网上销售的平均价格是147.54元;4个月来,当事人只卖出400多件,销售额总共才6万余元,获利1万元左右。按照净利润率来计算,这个数值约为16.67%,在服装这个行业中算是中游盈利水平,欺骗消费者确有其事,然而说他“牟取暴利”却言过其实了。最让人觉得奇怪的是,法官不肯根据辩护律师提供的实际销售数据对当事人进行判决,却认为“侵权商品的实际销售金额无法查清,因此适用‘吊牌标价’”。用后脚跟想也知道,一个卖假货才四个月的农民,就算无法核清其实际销售金额,怎么卖也不可能卖到吊牌标价的4300多万元。法院采用这一“事实依据”,是生搬硬套,是嫌麻烦图省事,还是因为农民无背景?

  最后这一种猜想,可说是诛心之论,但这恰恰是大部分网民质疑的焦点,看下面的跟帖留言,许多人质问:没想到这么铁面无私呢,那南海漏油呢,紫金矿业呢,假冒耐克阿迪达斯呢,都没见着这么罚呀。虽然有些胡搅蛮缠偏离主题之嫌,但追本溯源,大家介意的其实是“公平”两个字。倘若法律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有职权的无职权的,有背景的无背景的,不论是天潢贵胄还是升斗小民,犯了事都同样惩罚,便不会有如今的争议。你对着某些人指缝稀疏能漏则漏,对某些人却重刑重典毫不手软,这样的两张面孔两种标准,何以服众呢?

  我年轻的时候很讨厌连岳,其实现在也讨厌,他讲法律的时候就是一副特公正特人道的嘴脸,什么不赞成死刑啊,不要虐俘啊,不要语出侮辱啊,罪犯也是有尊严的啊。虽然心中明白站在某种立场上来说,他的提法非常正确,就是所谓“法律的精神”——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人是有感情的啊,犯人也分很多很多种,有心存善念却做了错事的,有一时被蒙蔽心志做了错事的,有性格扭曲做了错事的,也有本性就极黑暗极变态一直错下去的,是不是应该分别对待,甚至分别惩罚呢,某些人可以让他改过自新重回社会,某些人就应该永负耻辱努力赎罪——可是我怎么看,不说公平不公平的,单就他犯的罪,上头那个湖南农民被判有期徒刑5年,处罚金2151万元,也委实太重了。不提5年的牢狱生活会把他变成什么样子,2151万元,在一些机关和大人物眼中不值一提,对普通小老百姓来说,却是几辈子都挣不回的巨款,你这样罚他,让他怎么还?拿什么来还?照我说,判罚款金额的十分之一,也是他一生沉重的负担了,为了还清这笔巨额罚金,可能他从此不会再有笑容,不会再有希望。

  大概又有人要笑我无常识、无原则、无法律精神了,其实我何尝愿意如此感情用事?这世上不平事哪怕少几件,明理人哪怕多几个,我又何必庸人自扰冒天下之大不韪写这篇东西,实在是心中郁积不吐不快啊。

  评论这张
 
阅读(50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