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瑶的中国故事

世界那么大,尽头在你怀中。

 
 
 

日志

 
 

痛苦是不可言说  

2011-01-04 16:22:56|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想你们都知道了,豆瓣上一位ID名叫“sweetii”的女诗人在元旦前一天过世。出于对逝者的尊重,我们都不要再去探究个中因由,但从她相熟之人的留言中大概可以知晓,她去世前患上了抑郁症。

  她不是我的友邻,我之所以知道她是因为好几个“豆瓣名人”都推荐过她的文章,几天前我进了她的主页就看见签名换成“我说了,不要关注我了!”;这样声色俱厉的抗拒,一个人在她的现实生活中该是有多么焦虑,才会连网络中虚幻的钦慕和讨好都无法再承受了。那一刹那隆隆而过的心悸,没想到竟成为不幸的预感。

  这是个令人无所适从太容易心生绝望的时代,尤其对于那些思想深邃的独行者;本就是擎着漫漫长夜一盏孤灯的旅人,思想深邃,便意味着更难以找到知音,一个可以平等地与之对话、探讨和分享的人,不论男女。
  但或者,即使有这么一个,或几个人,也还是不足够的,我又忍不住要引用康永哥在《LA流浪记》扉页上的话:有一种寂寞,不是靠恋爱可以解决的,不是靠养小孩可以解决的,那是一种“念天地之悠悠”的寂寞。阅读,也不能“解决”这种寂寞,但阅读可以让我理解这种寂寞,让我安心地接受这种寂寞是跟我的灵魂共始共终的。

  对于某些人来说,这种“寂寞”滋生于娘胎中带出的不安全感,在荒诞世界的愈发不可知上繁衍茂盛,终结于对肉体和精神掌控力的最后丧失。这种“寂寞”,是根植在骨髓,转眼从风和日丽变为暴风骤雨般激烈的惶恐、忧郁、更可怕的是无处躲藏。

  少年最不如意的日子里,我常常会高高站在窗边向下眺望,反复比较衡量着纵身一跃会不会带来更好的结局;酣沉的睡梦中,会被突如其来的忧虑惊醒,于是全身寒毛一根根竖起,令干燥的皮肤愈加刺痛;洗漱的时候,面对镜子中自己的脸,越看越疑惑,为什么我是这个叫“xxx”的女人么,这张脸皮底下的血肉器官,究竟是为什么造就出一个拥有“xxx”名字的肉体;我在一桩桩催人泪下的,令人义愤填膺的社会事件中流泪、愤怒,可这也就是我仅能做的事情了,那么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我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我像越走越深的迷雾,用一个个想不通的问题将自己缠绕,我不知道尽头在哪里,后退也没有归途,耳边是幽冷的黑暗和静止的风,我大声呼号无人响应,我举目远眺不见边界,于是那万事皆休的死亡,渐渐甜美芬芳得像一朵带刺的红玫瑰。

  这是宿命,当人世零碎的欢乐统统聚拢起来也敌不过痛苦侵蚀的黑洞时,血肉之躯情感动物的人类就会选择自毁。

  评论这张
 
阅读(73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