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瑶的中国故事

世界那么大,尽头在你怀中。

 
 
 

日志

 
 

沉默的大多数  

2010-10-24 22:48:28|  分类: 胡说八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头

  有一天晚上和同事在东直门太兴茶餐厅吃完饭后坐地铁到建国门下车,打算走一站回家消消食。路上我们随意聊着,说到愤青的话题。同事是深圳分行过来的,她说深圳的年轻人(介于20~35岁之间)群体很明显有两个极端,一类就是凡有什么事都要跳出来手段激烈脾气暴躁的愤青,一类是像她那种,见了丑恶、不平的事件也会愤怒,会感到屈辱,会忍不住抱怨但最后还是归于沉默的人。

  “我们大部分人都是王小波说的‘沉默的大多数’”,她最后总结。

  是啊,我们都是。不是因为年纪大了意气平了世事见多了眼光舒缓了。实际上,我们一直都是。

 


  解析

  一、

  我的父母早年都是老师,后来父亲下海自己干。我的幼儿园读的是大学附属幼儿园,小学读的是大学附属小学,中学读的是省重点,大学读的是国外公立。数履历是为了说明两件事:一、我们家家境中等偏上;二、我的教育背景比较清明。

  今年不少中学同学结了婚、买了房、生了小孩。同学A,本人是厦航地勤人员,老公是厦航飞机师,自购一套大宅,装修欧美风美轮美奂;同学B,本人是老师,老公是进出口银行职员,自购一套市中心二手房,价格不菲;同学C,本人目前是全职太太,嫁在美国,老公是一家食品公司老板,今年刚生小孩。。。为什么不数小学同学,因为小学时隔太久基本没联系,而且小学虽然是大学附属小学,但五区八县的孩子也很多。

  中学就不一样了,我读的那个省重点我妈当年也读过,一群孩子不是家境殷实的官商儿女就是南下干部子弟,动不动便自诩为“城里人”,很不以非城里户口的同学为然。我念书的时候情形自然缓和了很多,但是家庭背景相似的孩子依然很容易就走在了一起,并且自然而然成为学校的风云人物和老师的宠儿。

  老师做久了真有成为预言家的潜质,当年倍受宠爱的那些学生,包括我以上提到的同学ABC,如今都过得不错,有车有房升职加薪。国家大事他们极少发表意见,有什么游行啊集会啊也绝见不到他们的身影,可以说,抛却家庭小矛盾工作小烦恼,他们是当今社会里幸福指数最高的一群人。

  为什么他们不容易激动不容易冲动不容易被煽动?

 


  二、

  我阿姨在城市近郊买了一套房产(如今通了车被划为五环内),她本人并不住国内,购买只为投资。有一天我和老妈打车去那帮她照看一下。一上车司机就开始唠嗑,先说房子买在那的人都有钱,一来房价不便宜,二来没有车也不敢买那么远,balabala;后来不知怎么开始说起自己的辛酸史,原来在厂子里开机器,后来国营厂倒闭被迫下了岗,一个月领300块补助,自己开出租车每个月交一大笔租金没有养老金没有保险老婆也没了工作待在家里照顾孩子,孩子还小读书不便宜不知道将来怎么办,说着说着就开始骂ZF,一路下来喝掉了大半瓶水,到地方让我们下车后似乎还有点意犹未尽。

  我和我妈说这司机真不容易,我妈回我,这种事多着呢。

  我妈上了年纪以后越来越像个佛爷,也越来越注重养生。每天晚上都要到小区门口和一帮老太太跳舞健身,有一天回来大呼:哎呀呀,吓死我了都不敢说话了都。我和老爸就问她,怎么了呀,发生什么事啦。我妈说:今天跳舞的间歇一群女人聊起了退休工资,她们基本都是工人退休了一个月大概就领个1000多吧,然后她们问我退休工资多少,我就说大概3000多吧,把她们给羡慕的,那眼神太赤裸裸了太可怕了。我妈是老师,工龄37年,又有高级职称,她的退休工资虽然在有些人眼中没什么,但是在这些工人阶级的心目中,那真是高到不得了。

  后来餐桌上说到物价上涨的问题,还是那群跳舞的女人,听我妈说,每天除了交换八卦,就是交换哪里有减价的信息,一斤青菜少了几毛都不惜绕大远路跑过去买,至于能贪小便宜的更是往死里贪。。。想起我们老爸的“豪言壮语”:别的什么不敢说,想吃什么还是买的起的。就不觉有点小惭愧啊小奢侈。

  为什么他们那么敏感那么计较那么容易愤怒那么艳羡别人?

 


  三、

  我们一直都知道,这个社会是不公平的,大多数财富和权力集中在少数人手中,而大部分金字塔底层的人,只能享有极少的资源和自由。

  为什么有些人可以心平气和不动声色,很简单,因为没有切身之痛;为什么有些人经不住刺激动不动就着急上火,很简单,触碰到他们的切身利益了。

  这种漠然未必是正确的,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失却了什么很宝贵的东西而且完全追不回来了;这种愤怒也未必是错误的,虽然难免被有心人利用甚至物伤其类。

  作为某个自我感觉“还可以”阶层中的一员,经过这么多年才发现所谓的“自我满足感”很大程度上依靠出身和家庭背景,最后也终于变成符合该出身和家庭背景阶层中的一员,不得不说还是感觉有些讽刺。

 


  今天比较想写字因此再多写一些的其他话

  其实我也曾经是个愤青。

  大概是刚出国的那一两年,自我保护意识特强特敏感动不动就想说教。不过我愤的方向和我那帮已经打定主意不回国的同学不一样,他们是什么都看国内不好,我是你们不能说中国不好,就算她再不好你们也不能说。

  天真+固执。

  敬我的青春岁月,敬我最终选择回国的同学,我爱你们。

  评论这张
 
阅读(93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