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瑶的中国故事

世界那么大,尽头在你怀中。

 
 
 

日志

 
 

红尘外的茶香  

2010-09-29 12:28:25|  分类: 花天走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尘外的茶香 - mado - 小瑶的中国故事

 

  我看的第一部陈舜臣先生的作品便是《青玉狮子香炉》,接着读了《玉岭的叹息》和《敦煌之旅》,对其文字的喜爱有增无减。因为读书之地多在喧嚣闹市中的狭小一室,常令我有不尽如人意的感觉。有些书可以随身携带,伴着椰林海风也好,就着大漠黄沙也妙,不拘何时何地取出一读,都有风景文字两怡人的舒心;有些书却只适合寻一处幽静的场所,周遭有竹影婆娑水流潺潺,再洗手焚香,沏上一壶好茶,搬来那藤编的凉椅,施施然躺将下去,凉风习习蝉鸣不已,倒不知是人读书还是书阅人了。

  其实陈先生的书,上述三本均以推理叙事为主,本不应该产生如此悠闲的心情,可是他说的那些故事啊,一点都不让人有什么紧张揪心的感觉,杀人者优雅,被杀者安详,在简洁素净的文字里,看不见刀光剑影,只有尘埃落定的心安。有时候我甚至想过陈先生该不会是个宿命论者罢,《青玉狮子香炉》中李同源得知自己心爱的香炉被卖掉后并没有如预料中勃然大怒,《九雷溪》中罗淑芳与爱侣生死永隔不见太大的悲恸;《兽心图》中曾经风姿绰约的皇后茉荷茹妮莎亲手杀死所爱的人,如今隐居在草庵里将不再为当年的情意动摇;还有那位《玉岭的叹息》中不幸输掉爱情赌约的日本学者,再见玉岭时只剩下满心的惘然。。。

  被认为应该愤怒、痛苦、愧疚、遗憾的一幕一幕,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归于平静,所谓的真相,已经不再是寻找的要旨,作者之所以最后告诉我们事情的始末,也无非是想让一切有始有终。贯穿于故事间的,是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惘然,是小楼一夜听春雨的惆怅,是看透尘世洞悉人情的慈悲。

  看陈舜臣先生的大事年表,他生于日本,祖籍福建泉州,原籍台湾省,经历过“六二六”事件、“二二八”事件,“卢沟桥事变”后了解祖国的愿望愈加强烈;他虽长居日本,期间也回过台湾,游览过大陆;少年时常被自己的双重身份困扰,成年后广读中文小说,萌生出将自己生存的时代以文学形式表现出来的念头,从此走上小说创作的道路。

  陈先生的一生,都背负着三重身份——日本是生养他的故乡,大陆是精神上实质的故乡,台湾是祖父辈们曾经生活过的故乡,身份和感情上的困扰,使他渴望寻到一条途径宣泄;但他又并未因此遭遇具体的迫害,所以写出来的文字多偏于温和宽容。一方面深受和氏宁、寂的影响,一方面又大量以中华历史为背景,使得那些即使是惊心动魄的阴谋也染上了一层忧伤的色彩。

  许多人说陈先生的文字太平淡,我想起以前唐小山同学为我那篇《呼兰河传》评论作的评论:不读张爱玲不知文字繁复之美,不读萧红不知文字简洁之美。我要说,不读陈舜臣也是不知文字简洁之美的。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