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瑶的中国故事

世界那么大,尽头在你怀中。

 
 
 

日志

 
 

笑忘书  

2010-06-23 12:38:47|  分类: 书海无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笑忘书 - mado - 小瑶的中国故事

 

  我小时候其实是个挺不招人待见的别扭孩子,我自私、冷漠、阴郁、懒惰,还自以为是;而我老妈正相反,她热情、爽朗、有冲劲,又特别宽宏大量。如果我们不是母女,我很可能会嫉妒她,甚至仇恨她;现实中也好不了多少,我一度认为她没脑子傻乐呵,因此对于她总是不断要求我开朗一点大方一点走出去多接触些人的做法特别反感。我叛逆期不宽,但特长,断断续续十几年,到今天,我才觉得我有一些理解她了。
  
  我妈是经历过文革的,但在我的印象里,她没表现出什么创痛孽债的阴影,所以很长时间我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她过去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样的;而真正开始对那段历史产生兴趣,却是在出国以后。国外的平台很多,媒体也开放,它们不像我们那么讳莫如深,有什么说什么,虽然很多都是夸大其词,但是至少,我从中看见了一段不太一样的历史。很多出了国的朋友都成了愤青,渐行渐远走到两个极端,要么就是极中国主义者,要么就是极批判主义者,每天论坛上你来我往的掐架,看着热闹刺激,却很多都是一时之气。我就想,到底真相是什么呢,为什么这个真相埋藏得如此之深,就好像一触碰就会血流成河似的,每个人都模棱两可语焉不详。不能正视历史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我们老拿这句话说日本,但是我们自己亲手导演的悲剧呢?为什么人们总是在回避它,不敢正视它,人们到底在害怕什么。
  
  留学六年,看了很多相关的文章报道,有中文的,但多是法文的;回国以后,陆陆续续从书店买来一些书籍,直至前段日子看完《红浮萍》(李彦著),我又突然好长一段时间写不出东西,文字有时毫无意义,因为那种侵入骨髓的癫乱疯狂,根本不是任何一个有正常神智的成年人可以描摹的状态。我无法相信,怎么会有那样对待父母的子女,那样对待老师的学生,那样对待朋友的朋友;我更无法相信,父母可以枉顾子女的幸福,老师可以凌辱学生的天真,朋友可以践踏朋友的信任。。。完全的混乱,和丧心病狂。
  
  但,虽然我无法相信,却可以理解。人性本就是最深邃难以捉摸的,善和恶的多重棱面常在同一个人身上不同时期地循环呈现。就像书里主人公回国探望幼年时期曾经给她最多辱骂最大难堪的邻居时,却发现对方竟是个轻声细语神态娴静的普通中年妇人时不可置信的震惊。往事烙印在某些人身上,一生都难以跨越;却轻轻溜过某些人身侧,来去无痕。真真是无可奈何,预辩却忘言。
  
  这是个巨大的伤口,无论是被侮辱损害的,还是去侮辱损害的,都没有办法面对曾经的自己。失去了太多宝贵的东西,就连想一想都觉得痛苦,而子孙们的冷漠、忽视、不理解,更让他们觉得没有意义没有必要,于是这不能说的秘密就一直被掩藏,最后终将被遗忘。
  
  我妈从没说过什么特别屈辱人的事情,虽然彼时她整个家族都被深深牵连。只有一次她提到不是很喜欢一个小学同学,聚会上从不对话,因为那个同学曾经带头取笑被抄家的她,我听她说话的语气,就好像在说两个不相干的人,牵着外公的手开开心心去买零食吃的小姑娘不是她,在满目怆痍的宅院前孤单伫立的小姑娘不是她,在操场讲台下躲避红小兵的小姑娘不是她,钻进被木条订死的图书馆偷书看的小姑娘也不是她,全部全部,都像是在另外一个时空,另外一个人身上发生的故事。
  
  虽然也许很矫情,但如今生活安逸、心情愉悦的我,在回想毫无阴霾的童年时光,思及母亲为我的性格转变所付出的艰辛努力时,仍然感到由衷的感激和庆幸。他们用最宝贵的青春埋葬了最惨淡的岁月,却为我们留下了广阔的蓝天和无尽的大地,他们的牺牲,无以回报。
  
  记得他们的苦,忘了他们的痛,这也许就是我唯一能做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707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