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瑶的中国故事

世界那么大,尽头在你怀中。

 
 
 

日志

 
 

goodbye  

2010-11-14 12:59:18|  分类: 花天走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我生命里第一场演唱会,这也许是Air Supply的最后一场演唱会。

  回想起来还是十几年前,读初中的我因为父母开酒吧的缘故接触了很多外国音乐,除了每个周末和老妈到一个朋友那间特立独行的音像店搜罗酒吧所需的音乐之外,每天放学,我还会跑到隔壁商场的音像柜“Window Shopping”,那里的CD永远紧跟潮流而且品种繁多,现在想来真是不可思议,什么披头士啊,Rialto,lan Parsons Project,当然还有Air Supply。

  Russell的嗓音高亢嘹亮,Graham的中低音搭配悠扬婉转,那些旋律优美、情感清澈的歌曲,让我有一段时间疯狂喜欢上他们。Walkman里换来换去都是他们的卡带,如果经过哪间商店放着他们的歌曲,我会顿然升起知己之感,更不用说,听到同学朋友里有谁也喜欢他们,恨不能奔上去握住对方的手热泪盈眶喊一声“终于找到同志了”。到今天为止,我的英语仍是极差,但AS专辑的歌词,我第一次听就基本都能听懂,喜欢的原因,应该可以再加上一点:通俗易懂。

  这个晚上我终于亲眼见到了这两位喜爱的音乐人,他们一位61岁,一位60岁,和十几年前专辑封面上的样子当然不同,多了许多皱纹以及满头白发,可是高亢如水晶的声线依然不变,低沉深情的吉他也一再令我热泪盈眶。想起曾经常常在歌声中听到失神的我,让我感动的已分不清是熟悉的旋律还是那段逝去的岁月。

  演唱会的上座率大概有7成,正对舞台的西台空出很多整行整行的座位。放眼看去,许多观众都有些年纪了,至少不是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他们整场表演都中规中矩地坐在位置上并拢双腿,激动时不呐喊最多和着节奏打打拍子,可他们能一首一首完整地跟着Russell和Graham哼唱,流畅得像用自己的母语。听说,参加过15年前AS演唱会的人有些也再次来到了这里,15年后的他们,早已青春不再面目全非,但如果能在有生之年再听一次AS的演唱,再等20年、30年,又有什么紧要呢。

  最后一首歌是《Making love out of nothing at all》,当年我沉迷于Russell在高潮部分不间断盘旋而上的璀璨高音,几乎把卡带听坏,今天再听见从前夜夜在耳旁缠绕的华丽音阶,天灵盖几乎都要被掀翻在首体上空。一次次大声喊叫,一次次拼命鼓掌,好像这样做就能把他们一直留在中国,不用踏上明日归国的航班,我看见前场的观众全都起立,挥舞双手一起摇摆,虽然人群不能填满体育场的每张座位,可是掀起的声浪不亚于任何一场火爆的演唱会。是喜欢么,不,超越喜欢,是爱么,不,超越爱。

  狂呼之后的Encore曲,不出所料便是《Goodbye》,全场一遍遍大合唱着:
  I don't want to let you down 
  I don't want to lead you on
  I don't want to hold you back
  From where you might belong
  You would never ask me why
  My heart is so disguised
  I just can't live a lie anymore
  I would rather hurt myself
  Than to ever make you cry 
  There's nothing left to say but good-bye

  你从来不问我原因,因此我也不会问你原因,如果离去是你唯一能做的事,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和他们、和你们一起唱这曲《Goodbye》。

  评论这张
 
阅读(40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