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瑶的中国故事

世界那么大,尽头在你怀中。

 
 
 

日志

 
 

五月女王  

2010-01-18 12:26:51|  分类: 书海无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月女王 - mado - 小瑶的中国故事

  右手的掌纹随着年龄的增长愈发清晰,感情线更加曲折,而生命线临近末端那个原本若隐若现的断裂终于被一条凭空而出的横纹贯穿。一个醒目的十字,不知预示着什么。
  
  曾经有一个女孩子,很喜欢给人看手相。她说我的掌纹简单明了,是平顺安稳的象征,事业有成,金钱无忧。但是,她轻蹙眉头,那个时候她的面容看起来有一种巨大的荒诞的感觉,你的感情很困难,嗯,很不容易。我随即恐慌了,什么意思呢,为什么说很困难,我好着急想知道答案。你要宽容一些,不要那么执着,她用力地摊平我的右手,很疼但是我不敢叫出声,要宽容一些,她说。夕阳下她巨大的影子完完全全将我包裹在黑暗里。
  
  那个女孩子,我看见袁青山突然想起她。她是我们班上最高的女孩子,身躯庞大臃肿,长年削短头发直至耳上,让人分辨不出她的性别。她独自一人坐在最后一排,身边全是同样高大的男生,他们在她面前肆无忌惮地吹嘘打闹,不仅忽略她根本就是无视她。她没有朋友,女孩子们没有办法和她一起玩,跳皮筋需要轻盈的身影,踢毽子需要灵动的脚尖,而这些,她都没有。
  
  大家偷偷说,其实她从前是学校游泳队的一员,身材绝不像现在这样可怕,好像是因为一场大病将她害成这样,左腿也变得微跛。那时候我们都认为,长时间进行强度很大的运动突然停下来就会变成她这个样子,后来我才想到也许是生病服用了激素使她像个气球一样膨胀起来。谁知道呢,她就像袁青山一样被遗忘在仓库的角落,后来没有人再见过她。
  
  少年时经过的人、事,常像一个巨大的气泡突然浮出水面,“啪”一声爆裂,在平静的生活里荡起涟漪。同班的小珊常欺负我,给我一个巴掌又给我糖吃,让我对她又爱又恨;小珊的死党春琴住在大队的仓库里,我喜欢坐在她家宽阔的竹椅上抄写成语词典;六年级班上的小流氓头目到处扬言喜欢我,而我喜欢的男生是一个貌不惊人成绩平平的小个子;小拉的爸爸和妈妈离婚了,她妈妈还跑到学校来大吵大闹,班上的同学窃窃私语忍不住一脸跃跃欲试;然后晴天霹雳我最好的朋友突然喜欢上隔壁班的班长。。。轰轰烈烈鸡零狗碎的几年,每一件小事都像了不起的大事,而每一件大事,最后都变成记忆里微不足道的小事。
  
  如果写下来的话,也会像《五月女王》一样吧。童稚的眼里神秘的、不可思议的世界,原来只是成长道路上的祭奠,以那些莫名的恐慌、惧怕、怀疑、猜测为祭品,以大人们语焉不详的低语为香烛,焚烧去色彩和香味,终于成为单调的,秩序井然的今天。没有什么可以撼动它了。
  
  我又想起那个身躯庞大的女孩子,不知道她有没有看过自己的掌纹。我看见过的,那是比我更明晰更深刻的线条。
  
  
  
  后记:《五月女王》读完以后,很长时间我写不出东西来,寒冷的天气好像把我的灵魂也一起冻住了。我零乱地想袁青山是怎么死的呢,岑仲伯是真的喜欢过她吧,岑家和袁家是怎样一种错综复杂的关系呢,袁清江真的死了吗,她为什么要走那么一条不归路呢。想啊想啊,想得昏昏欲睡。后来我发现,成长总是伴着死亡和遗弃,随着熟悉的名字一个个落入坟坑,熟悉的人一个个从生命里消失,被抛弃被遗忘,人们冷漠地麻木地长成现在这个样子,越来越难以动心了。同学聚会上,总有人打着招呼就卡壳:嗯。。。那个谁谁谁,脸很熟啊,怎么名字就是想不起来。。。我想,最后包括名字、脸,甚至曾经存在的痕迹,都会一并消失吧。

  评论这张
 
阅读(71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