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瑶的中国故事

世界那么大,尽头在你怀中。

 
 
 

日志

 
 

创刊号  

2009-10-21 12:33:56|  分类: 以史为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创刊号 - mado - 小瑶的中国故事

 

  不算黑板报。由我——本人自编、自画、自写的第一份刊物,也许也是最后一份刊物,在1999年10月寒碜诞生,经过了7个月忍辱负重低声下气的苦痛历程,苟延残喘的它终于成为了历史翻过去的一页。虽然它是那么微不足道,甚至连茶余饭后的谈资都算不上,被赶鸭子上架的我一开始也的确没有投入多少诚意,但后来毕竟付出了时间、精力和努力,还有喜忧参半忐忑不安的各种情绪,所以忍不住要记述下来,我成长道路中的这一个小插曲。

  事情的起因呢,我认为纯粹是当时班主任的虚荣心作祟,作为一所重点中学里高中部语文教研组中屈指可数的女性,她总想要采用一些别的小手段证明她的教学风格——既然在先天优势上比不过她的男同事,在女性擅长的某些方面,比如活泼、新颖,总是可以出奇制胜的吧。因此她对黑板报的质量要求极高,常搞得我这个光杆宣传委员绞尽脑汁疲于奔命,而高二下学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她竟然要求我们班有专属于自己的班刊。

  那是多么轰轰烈烈的一场动员大会,所有班里的头头脑脑都聚集在一起,在女老师的热情煽动下个个摩拳擦掌,誓要把这份班刊办成全校知名的刊物,甚或还有人提议,要让它冲出学校走向全市;我们那时都挺嫩,连全国都不敢冲,更别说走向世界了,换了现在90后的小朋友,大概火星都去得吧。这是题外话。反正他们管他们热血沸腾的,我只当女老师在唱歌,要知道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我整整干了十年宣传委员,什么大风大浪大起大落没经过,每次说得漂漂亮亮要大家一起努力的,最后都变成我一个人的事,任你们吹得天花乱坠前途一片大好,我那叫一个心如止水荣辱不惊。

  果然不出我所料。女老师要求集体协作办出的创刊号,从起名到排版到选稿到誊写到印刷,统统由我一人搞定,那些高干们(高级班干部的简称),不是没空就是没灵感,要不就是怕风格不协调影响可读性(这叫什么狗屁理由)。得,我自己捣鼓好了。想了又想,给这份班刊取了个名叫《纵横》。。。土吧,很老土吧,特别老土吧。可是我当时很迷金庸,觉得不能因为自己是女的,办份刊物出来也女里女气,要有胸怀天下的气度,纵横江湖的雄心。我将我这份轰轰烈烈的心情化作一段创刊寄语——由于每一个字,每一副画,每一段花边都是倾注了心血挑选誊写的——因此感人至深。至少深深感动了我自己,我开始像个妈一样,关注、呵护着我这份刊物,这种就算是做自己不情愿的事也没办法马马虎虎应付的性格,让我的生活始终负累重重、束手束脚。

  说回我的《纵横》。我并不在乎有没有人读它,也不在乎女老师会不会把它到处炫耀,我只知道它是属于我的,由我的手诞生,从此没有人可以左右它的命运。后来有些高干想插手干预排版、选题什么的,都被我一一回绝了,我痛恨那种从本该是清澈的少年灵魂里滋长出的世故和贪婪。虽然我并不缺乏左右逢源的本事,但都是为了让自己生活得更自在一些。可是那种赤裸裸贪婪,急切想控制一切对自己有利的事物借以往上爬的欲望,让我不寒而栗。

  为了我心血结晶的纯净,也因为厌倦了班干部之间永无休止的争宠,7个月后,我以功课繁重为名,辞去了宣传委员的职务,也放下了对《纵横》的责任。可以想见的,除了我没有人会对这份东西有什么感情,它自然而然便消声匿迹了。这样也好,它自我之手诞生,在我手中结束,也算善始善终。

  唉,这些年鲜少回忆读书时代的生活,就是怕这样一回忆起来,难免有不平气涌动,把自己搞得嘴脸丑陋又狼狈。我小时候,不漂亮又不会说话,还常常自命清高,空有一腔想法,无法付诸行动,于是落下个孤僻不合群的名声。中学同学聚会,我既想参加又怕参加,在那些曾经朝夕相对的眼睛里,我是个什么样的形象,我不敢想,也不愿想。

  评论这张
 
阅读(34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