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瑶的中国故事

世界那么大,尽头在你怀中。

 
 
 

日志

 
 

特别的时刻  

2009-10-16 12:18:40|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里有一些很奇怪的时刻,是明明没什么意义却记得特别牢的。比如刚刚我在哗啦哗啦洗澡的时候,就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要是现在停水了怎么办,这脑袋上的泡沫还没冲掉一半呢,这个念头一出现我马上觉得全身一阵粘腻,难受的像旧锅底用铁丝猛刷也刷不掉的油垢。

  那个新生入学的军训日大概是再也回不来了罢。那年刚考上大学,照例被拉去参加为期两周的军训,而军训通常很变态,没事让人在操场上曝晒不算,休息以后也不叫人安生。那天我真蠢,回想起来都使劲觉得蠢,我明明参加过不少军训了呀,怎么忘了“紧急集合”这个变态之王了呢,我是那么慢条斯理心无旁骛悠哉游哉地脱光衣服放下长发,幸福地倒出洗发水和沐浴露,狠狠地从头到脚搓出了一大堆泡泡,正当我从桶里舀出第一瓢热水要往下浇的时候,紧急集合的哨声响了。

  听见哨声的时候,我的手抖了一抖,不知道是该把水浇下去还是倒回桶里,我听见乱纷纷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的声音,然后居然有人来踢我的宿舍门,kao,女生宿舍什么时候允许公的上来了。我慌得在狭小的卫生间里转了几个圈,差点一脚踩进粪坑里,我只得随便拔拉拔拉几捧水——也顾不得是不是热水了,勉强把肥皂沫沫冲掉,然后从洗衣篮里捞出皱得像拖把布的军服和军帽穿上冲出房门,我想那大概是我一生中最狼狈的时刻。

  头发滴着水打湿了帽子,没有擦干的身体在宽大的军服里随风晃荡,光脚穿着布鞋,居然被要求全体练习肃立。肃立是什么玩意,肃立就是站着发呆、想心事、睁着眼睛睡觉,或者像我这样自然风干。

  但是奇怪的是,那个黄昏,我清楚的记得是6点钟,太阳已落在山脚,遗忘下满天的余晖如同金色的梦境,身后熙熙攘攘的人群簇拥着涌向冒着炊烟的巨大食堂,前方则有人一遍遍练习军歌,那么刚毅生硬的歌曲听起来竟然宛转如诗。暮色的风从四面八方而来,亲密地贴着我的肌肤四散而去,我不禁浮想联翩,它们也许来自玄武湖,也许来自珞珈山,也许卷起过最后一瓣樱花,也许拂落过第一片新叶,我痴痴站立着,觉得站立着从来没有这样舒适过,我的身体已经变得干爽清凉,我舒服得想就这样站到天荒地老。

  人生里有一些很特别的时刻,是为了最特别的体验而准备的,它往往在最尴尬、最狼狈时刻后的下一秒来临,而它带来的奇妙感受,如风驰电掣,转瞬即逝。

  评论这张
 
阅读(46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