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瑶的中国故事

世界那么大,尽头在你怀中。

 
 
 

日志

 
 

两个女生  

2009-02-05 11:50:38|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谨以此文纪念我曾经最好的朋友和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凌晨315分,林小猫从噩梦中醒来,眼睛在2.2秒后才习惯黑暗,身体却是第一时间感受到小腹上的重量。是阿典,又把手臂搁在自己的肚子上了,虽然床很大,可是阿典总喜欢这样压着自己,像是害怕自己跑走一样。空气中充斥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味,既干燥又粘稠,两架电风扇只有一架在呼呼地转,另一架应该是被瑶瑶关上了。瑶瑶总说自己肝火旺怕热不怕冷,其实她冷热都怕,却死不承认,就像她睡觉是会打鼾的,可是她也从来没有承认过。

上海的九月初,早晚温差变得更大了,瑶瑶却坚持睡在地板上,她用毯子把自己裹得紧紧的,恨不能缩成一个小球。小猫知道瑶瑶不睡床是因为床上有阿典的气味,一个对瑶瑶来说陌生男人的气味。小猫越过阿典的睡脸,看见月光下的瑶瑶紧闭双眼,像个孩子般轻轻呼吸,心中涌起心疼又无奈的感觉。

如果不是那场台风,瑶瑶现在应该已经在法国了吧。四天前的午夜一点瑶瑶拖着行李一脸疲惫出现在自己的小屋门口,小猫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瑶瑶说因为台风的关系,飞机误了点,本来自己要乘坐的飞往法国的班机忙乱中出了错,取消了她的机票,所以她只好等多一个礼拜再走了。瑶瑶在上海只有她一个朋友,如果自己不接受她,她就无家可归了。

瑶瑶很担心,再三问小猫会不会不方便,还说如果不方便就去住旅馆。小猫想:即使不方便也不能说出来,更不能让瑶瑶去住旅馆,那样的话就太过分了。而且阿典也是个热心的人,他也会很愿意让瑶瑶住下来。

瑶瑶是林小猫最好的朋友,也是最长久的朋友之一,从小学六年级到现在,该有12年了吧,12年的时间,是12生肖的一个轮回,是从孩子到成人的蜕变,也是命运的大改变。瑶瑶上了大学后去了法国,小猫却在同济和复旦之间来来去去,始终没走出上海这个城市,如今,有了一个小窝,一个照顾自己的人,却依然没有安定的感觉。

如果不是瑶瑶,小猫不会想起那些过去,如果瑶瑶不是因为台风耽搁了班机,小猫不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到她。人和人之间的重逢,像掌心杂乱无章的线条一样没有规律可寻。

瑶瑶的出现,像是一把开启记忆的钥匙,时光仿佛倒退般,把小猫带回泛黄的过去。

 

林小猫的初恋叫天,一个温柔俊雅的男生,因为同是班干部,所以常常在一起做事。天的声音很好听,总能填平小猫起起伏伏的心情;天的味道很安静,总能抚慰小猫焦躁不安的情绪,渐渐的,小猫喜欢上在天身边的感觉,就算不说话都好,静静坐着看云卷云舒也是一件幸福的事。那时候,瑶瑶对小猫颇有怨言,因为小猫中午休息的时候都不和瑶瑶一起吃饭了,她总是捧着饭盒拉着天避开瑶瑶,躲进她和天的秘密花园。背着好朋友和一个男生偷偷在一起的感觉让小猫没来由地感觉到犯罪的刺激,她知道瑶瑶的霸道,不喜欢有别人抢走自己,一方面她想摆脱瑶瑶的紧迫盯人,一方面时间一长,她又想去找瑶瑶。林小猫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仿佛背着丈夫偷人的老婆,既兴奋又担心。

人家都说初恋的时候天总是很蓝,风总是很轻,可是小猫却很烦恼。瑶瑶不再缠着她,天好像喜欢上了另一个女生。一个人的时候,小猫会希望瑶瑶来找自己,又希望此刻是天在身边,对于天和瑶瑶,在小猫的感觉里是独立对立的两个人,又仿佛常常合为一体,让人无法分辨哪个是天,哪个是瑶瑶。

小猫终于憋不住了,一个平常的中午,趁着吃饭的时候,小猫满口饭粒的问天:我喜欢你,你对我有感觉吗?吃得正欢的天好像没有听见一样,一直到把最后一粒饭咽下,才开口说:小猫,你知道的,我把你当好妹妹。小猫很惊讶自己竟没有如预期一样伤心、生气或者失望,她甚至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这么老套的拒绝女孩子的话,这么没有情调的分手,还有,这么温柔的风和阳光。小猫的长久不语让天开始感到害怕,天战战兢兢,抖抖索索,一个字一个字小心地问小猫有没有事,完全没了刚刚回绝时的果断。小猫很想笑,但最终还是没笑出来。

小猫的秘密花园不再秘密,小猫再也没有和天一起吃午饭,小猫至此以后天天中午回家吃饭。瑶瑶又开始缠小猫,两个人又开始疯闹,追着骑山地车的帅哥背影想看正面,去麦当劳买一包薯条两个人分着吃。天依旧很蓝,风依然很轻,天就像他的名字一样遥不可及,初恋也一样。

 

小猫的妈妈是那种很市井的女人,说话无趣又呱噪,她要是在家整个屋子里都是她的声音,个头矮小总是默不作声的爸爸因此显得更加瘦小了,而她通常都不在家,打麻将一打就是一天一夜,放学回来对着锅冷灶冷空无一人的房间小猫就会觉得特别孤单。她暗地里羡慕着瑶瑶有一对那么好的父母,叔叔细心又顾家,做菜技术更是一流,阿姨爽朗大气,跟她在一起到哪儿都笑声不断,亏瑶瑶还一天到晚地抱怨阿姨糊里糊涂什么家务都不会做。掉个个儿来你试试,小猫有时真气不过瑶瑶的没心没肺站着说话不腰疼,但更多的时候是无奈,幸福家庭里长大的小孩就是有这种特权,吃着碗里的还可以望着锅里的,而且锅里的那些也不是没盼头。

小猫从没告诉瑶瑶她其实和好几个男生交往过,小学有两个,中学也有两个,不。。。应该是三个,而瑶瑶知道的只有天一个。一念及此,小猫免不了有些愧疚,但又安慰自己虽然交往过不少男生,但天才是第一个让自己真真切切动了心思的人,所以自己也不算说谎,再说,瑶瑶也没细问。

很多事情根本不像瑶瑶想象的那样简单,小猫发现瑶瑶其实是个既主观又固执还很单纯的家伙,自己不需要爱情就以为别人也不需要,自己的家庭很幸福就以为别人的家庭也一样,没和人接触几次就轻易给人下断言,说她错了还不服气死鸭子嘴硬怎么都不肯退让。这也是幸福家庭里长大小孩的特权,小猫无奈地叹气,有那么多任性可以挥霍。小猫觉得,在某些问题上,她和瑶瑶就像两个世界的人,根本无法沟通。

我需要很多很多的爱,小猫读过亦舒的书,我不需要很多很多的钱,但我需要很多很多的爱,因为没有爱太冷。小猫一直在寻找能给她爱的人,这个人的爱情用光了就换下一个人,只要不间断就好,这种感觉像吸鸦片,上了瘾以后根本戒不掉。小猫瞒着瑶瑶瞒着同学也瞒着父母一次次开始恋情一次次黯然结束,在所有人眼里她都是个乖巧纯真的女孩子,只有她自己知道生命的那张白纸经过了多少次涂改有了多少种颜色,人为什么要长大,到底还有多久才能长大,林小猫第一次开始对“老去”这个词有了不一样的体悟。

 

人终究会长大,像时间停不了地往前走。虽然小猫和瑶瑶都不喜欢从中学毕业,可是她们也不喜欢老是为了高考焦头烂额,担心慌神。高考终究是结束了,大家的去处也陆续定了下来。小猫和瑶瑶没有去同一所大学,她们甚至填志愿的时候都没有任何一个志愿是重合的。很多年以后小猫想,这样算不算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呢,是我和瑶瑶都太独立了,还是我们都太自我了。。。小猫总会在莫名其妙的时候想起瑶瑶,比如上厕所的时候,和阿典吵架的时候,炒菜的时候,例假来时肚子疼痛的时候,她想起瑶瑶已经离开很久了,她在另一个国度里过着不知怎样的生活,过去好像还没过去,又好像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她看着陶瓷剥落的浴缸,油迹斑斑的灶台,想起阿典,不由自主长长地叹气。

阿典矮矮的个子,平凡的五官,常年戴一副黑框眼镜,学习成绩还行能力却不强,看来前途就一般般了,家里景况不好兄弟姐妹又多,每个月只有1000来块实习工资还要寄500块给他那不成材的弟弟,老是和他为这件事争吵真让人心烦,况且还有那么多现实的问题要考虑呢。就是这样一个男人成了自己的男朋友,如今木已成舟连反悔的机会都没了,林小猫一想起当初怎么成为他女朋友的经过就恨得牙痒痒,这个一脸忠厚的家伙,末了还是把自己狠狠算计了一道。

林小猫和阿典是大三时候认识的,之前的一个男朋友帅则帅矣,却是个彻头彻尾的文艺青年,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对金钱毫无概念,只会念一些不知所云意识流的诗歌给她听;相比之下阿典就现实多了也理智多了,那种脚踏实地务实的作风深深吸引了在并不宽裕的家庭里成长起来的小猫。有一个做会计并把这种风气带回家里的妈妈,林小猫很早就明白浪漫不能当饭吃,要想好好过日子还是得阿典那种男人。还记得以前每年叔叔阿姨生日瑶瑶都会买一束花准备个小礼物再订个大蛋糕全家出外吃顿丰盛的晚餐,有一次林小猫也想表现一下自己的孝心,当她捧着花站到妈妈面前时,妈妈却说这东西吃不得用不得真是浪费钱。就像被一盆冷水兜头淋下,林小猫从此本能地抗拒一切无用的美丽的浪费钱的东西。。。

想得远了,小猫翻了个身面向墙壁,总是不知不觉就想起瑶瑶,自己的往事里她的影子却无所不在,这纠结十几年的情谊啊,既让人怀念又让人疲惫。

那是2005年的夏天,宿舍漏了水,整个地板湿漉漉的让人站不下脚,阿典提议到学校招待所住一晚,住宿费他出。小猫没想太多,招待所还兼做外籍学生的宿舍,条件很不错,住那里虽然不便宜,可偶尔奢侈一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自己出钱。阿典带着小猫开了一个带套间的大房间,宽大的床铺柔软的沙发让林小猫心情一阵大好,躺在床上打了几个滚后,小猫觉得肚子有些饿了,体贴的阿典提出帮她买晚餐回来然后一起在房间里吃,小猫乐呵呵点了点头就把阿典推出去自己看起了电视。

那天其实和无数个流逝的日子一样平凡,事后想起来,林小猫也诧异于自己的反应,她并没有太多抗拒,虽然她以为自己一定会抗拒的。那天吃完饭阿典就把她摁到了床上,身下被刺穿时她痛得流泪,如此疼痛直到很久后瑶瑶悄悄问她第一次的感觉她能回忆起来的就只有痛,火辣辣鲜明地贯穿在记忆里像一道深深的烙印。

就这样成了阿典的人,小猫实在有些不甘心,尤其是事后回忆起阿典那天戴了避孕套她更觉得恼怒,明明是有预谋的,居然就这样被骗了。可是气归气,又能怎么办呢,小猫自认还是比较传统的,更重要的是,这些年里她已经习惯了阿典的照顾,不用动小指头一下阿典就会把事情做得妥妥当当,这么听话的男朋友去哪里找啊。小猫常常被欲望和挫败感折磨得焦躁不安,她想改变,想攒钱像瑶瑶一样出国,想海阔天空意气风发地闯,可一切的前提是和阿典分开,阿典不在身边,那就没有了体贴周到地呵护,小猫想想都不寒而栗。

 

夜,愈发深了。

 

。。。。。。

 

你真好,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目送瑶瑶通过安检,回头望向停机坪上展翅欲飞的洁白大鸟,小猫再也掩饰不住自己的羡慕和失望,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小猫抬手悄然擦去,一旁的阿典东张西望丝毫没有察觉。就这样离开从此不要再见了吧,小猫在心底默默地说,我们的人生已经天差地别,你的出现只会提醒我平庸的人生,我真的不想有一天去嫉妒你,甚至恨你。再见,瑶瑶,再见,我曾经最好的朋友,再见,我们一起走过的青葱岁月。

 

 

后记:瑶瑶从此再没见过林小猫,邮件地址查无此人,手机始终无人接听,住宅电话那头总是一个单调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城空号。。。

 

  评论这张
 
阅读(51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