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瑶的中国故事

世界那么大,尽头在你怀中。

 
 
 

日志

 
 

一颗冷酷的心  

2009-12-02 12:34:24|  分类: 书海无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颗冷酷的心 - mado - 小瑶的中国故事

 

  这几年,很多专栏作家也都结集出书了,有的还不错,有的就相当一般。
  
  回国工作以后,买书便利了很多,加上工作压力越来越大,排解的方式我选择买书。被老板表扬了高兴,要买书奖励一下自己,事情做得不合老板心意被要求返工感觉郁闷,要买书平复一下心情,一整天电话不断好不容易熬到下班精疲力尽更要买书消除疲劳。其实买书的快乐,在于拥有的过程而不在于结果。
  
  扯远了。说起来连岳的《来去自由》就是处于上述那些没有特殊目标只是随意光顾的一种状态下获得的。买回家搁在厕所里,翻了几天读完,老实说感觉不太好,像几根细小的骨头卡在喉咙里。
  
  怎么说呢,第一印象是像老美那样好讲人权。他说就算一个坏人犯了多么重的罪他的尊严也是应该受到重视的,也就是说不能以暴制暴,不能出具背叛、侮辱的证词,因为这些是连坏人都鄙夷的行为。也许他的话对,但是我不喜欢他说这些话的语气,好像一个高高在上的道德审判者而不像一个活生生的人。尊严这种东西,应该首先得自己有,别人才能同等给予呀。有些杀人放火、作奸犯科无恶不作的社会渣滓,根本视法律为无物,也没有任何反省的念头,好不容易抓住他,好吃好喝伺候着,审讯完毕之后就用“一颗子弹结束他罪恶的一生”,可是那些逝去的生命和受到伤害的人要怎么办呢,他们已经完全没有办法回到最初平静安宁的生活了。始作俑者就那么轻轻快快地一死了之,剩下生者还得继续在创痛里挣扎,根本无处宣泄。
  
  那么由政府出面来抚慰受害者们吗,给一点钱或物,握几下手说几句安慰的话,之后恐怕就无暇关注了;再说,对于受害者来说,政府只是整个事件的旁观者,给自己造成伤害的罪魁祸首却不可能来弥补什么——别说弥补,就连道歉也许都得不到,悲愤委屈却只能接受,不得不压抑着的痛苦会把以后的人生扭曲什么样子呢。
  
  我也不赞同以暴制暴,但我赞同区别对待,所以我看到这段话:“即使被俘虏的恐怖分子,也不能受到不人道的待遇。。。人道的范围很广,可以肯定的是,不能虐待人,不能凌辱人显然是在范围之内。至于这个人是怎么样的人,并不重要,因为一个社会怎么对待它认为最坏的人,是最能评价这个社会文明程度的标准。”觉得心里很堵。这些伪人道的话,怎么看怎么像我的法国朋友谈中国人的吃。
  
  他们喜欢睁着五颜六色的,无辜朦胧的大眼睛吃惊地说,哎呀,你们中国人还吃狗肉呀,或是,哎呀,你们居然下得了手杀活鱼。这种话听得多了,真想见一个抽他Y一大嘴巴子。中国人杀鱼好残忍,你们吃没没头没尾没骨头看不出曾经是一条鱼的鱼肉就不残忍?中国人吃狗肉,你们还吃马肉呢,马就不是人类的朋友?只不过没有提着屠刀亲身上阵,还就真把自己当圣人了。
  
  所以最公平的就是一报还一报,不用多也不能少。小偷小摸害人损失钱财的,罚他还回去还要蹲几天监狱以示惩戒,作恶多端的,除了监禁还要他作社会服务令,为受害者极其家庭劳动弥补,至于一个炸药包就炸死了几十人的恐怖分子,决不能让他痛痛快快地死,要用一辈子的监狱生活惩罚他,还要让他接受辱骂和诅咒,要他承受生者的泪水和痛苦,直到他们的悲愤终能平息,不然对这些伤亡人本身和家属,都非常非常不公平。
  
  对极恶的罪犯太仁慈的国家,没有办法走得太远。这也是新加坡至今没有废除鞭刑的原因,肉体的痛苦才能让一个人记忆犹新,不会贸然再次犯下罪行。人性本善,是我不想对人类太失望说的话,但实际上,真的是这样的吗?
  
  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一个合格的评论家,因为我太容易感情用事;但我也不相信什么理论体系能完全出自公义,谁没有一点私心,谁敢说那不是为了标新立异或者故作清高。在《来去自由》很多看似有理有据的言论下,我只感觉到一颗冷酷的心。

  评论这张
 
阅读(151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