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瑶的中国故事

世界那么大,尽头在你怀中。

 
 
 

日志

 
 

敢问路在何方  

2009-11-09 17:44:04|  分类: 花天走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司机终于迷路了。在对着几乎亘古不变的群山奔驰了几个小时之后,他终于迷路了。我迷迷糊糊地把脑袋从椅背上拔出来,除了渴睡,还是渴睡。头天在毫无避震系统的俄罗斯军用小货车里颠了一个小时不到,我就掌不住吐了,巨大的晕眩感让人万念俱灰,不得已吞下两片晕车药,于是剩下的旅程便在似梦非梦中度过,手臂被车窗撞青了都没有知觉。

  但是那无边无际的草原,还是将我大大震撼了。听说内蒙古已见不到这样丰茂广阔的草原,世界上最后一个游牧民族的栖息地——只有在外蒙古才能见到。离开首都乌兰巴托,很快建筑就变得稀疏进而消失不见,脚下的柏油路,变成黄土路,变成泥巴路,变成碎石小草相间的羊肠小道,一条条,无数条,从山坡的四面八方来,延伸往天际的四面八方去。芳草碧连天,风吹现牛羊,大草原弥漫一股刺鼻的青草味道,是极其野性蛮荒的味道。

  我们从一处去往一处,常常要坐上大半天的车,而车上既没有GPS也没有指南针,天晓得司机是怎么认路的。他似乎选了一个方向一直开下去,终能达到他的目的地,他有饱满的自信心,而我一上车就只有铺天盖地的睡意。摇摇晃晃,如卧船舷。如此几日下来,竟觉得这样昏天黑地无牵无挂地睡着,也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

  而司机,司机他终于迷路了。那两座山夹角的阴影和所有经过的山一样,那铺满绿草的山坡也和所有经过的山坡一样,那穿着厚重蒙古袍的沧桑牧人,骑着一模一样的黑马,从两山之间奔下,连被风吹起衣袂猎猎作响的声音都一样。他们用听不懂的语言交谈,我乐得仰头望天,看一小片黑云绕到山的那一边,带去一阵疾风骤雨。草原上,天气变幻无常,总让人无所适从,但草原安静时候的美,让人心甘情愿经历千万年风霜洗礼去迎接它。

  从火山喷发遗址到野马奔驰牧场,从山间天然温泉到碧波浩荡圣湖,草原的脉动无法把握但永远带来欣喜,我从没见过半大孩儿不着鞍辔骑着马儿奔跑,从没见过山中泉眼汩汩自涌尤冒热气,从没见过地鼠探头探脑四下逃窜憨态可居,从没见过骆驼成群饮马沙河,从没见过苍鹰盘旋在蓝天触手可及的地方。。。有生之年,从没这样震撼过。

  逃离城市四通八达宽阔平整的大路,遁入仿佛没有目的地的原生之野,伫立碧草之间,我不想再问过去未来。

  我没有过去未来。

  乌兰巴托机场里,终于找到两张明信片,一张草原,一张牧人,简单得令人心悸。

  评论这张
 
阅读(4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