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瑶的中国故事

世界那么大,尽头在你怀中。

 
 
 

日志

 
 

乱世红颜:一代名妓赛金花  

2008-06-26 19:05:21|  分类: 书海无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手头上这本刘半农先生的《赛金花传奇》是合着张弦先生的《红颜无尽——赛金花传奇》和《孽海花》同时在看的。我早前说过,各种题材的书我喜欢的按排名前三位分别是大家族、传奇、三教九流,而三教九流里我最爱看的是写风尘女子的书。
  
  清末民初的一代名妓赛金花是个颇有争议的人物,赞她的人把她捧到了天上,甚至称她为“护国娘娘”,骂她的人则把她说得寡廉鲜耻、淫秽下贱,十分不堪。她十几岁便堕入风尘,后嫁于洪均状元为妻,陪他出使欧洲;洪状元去世后,她为生活所迫,重张艳帜;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时她与联军统帅瓦德西相交,救了不少无辜百姓;再后来为吞金案所累被遣返原籍,又经历了两次婚姻;最后穷困潦倒病逝于北京居仁里,享年63岁。
  
  曾有一作者吐露为赛金花写传的初衷,说是:清末两位有名有实的名女人,慈禧太后和赛金花,一在朝、一在野,给时局给世人带来了多少深远影响!而在我看来,赛金花虽是妓女,无论如何要好过深宫里那个刚愎自用的老太婆,她的所作所为,纵然有荒唐奢华的部分,也是慈禧之流拍马也比不上的。
  
  三位作家对赛金花的态度各不相同,张弦先生的笔下始终饱含着深刻的同情和谅解,刘半农先生最客观,而曾朴,我私下以为,一副封建卫道士嘴脸,特别可憎。赛金花固非完人,沦落风尘有一部分原因却也是为生活所迫,弱小女子在乱世艰难谋生已属不易,曾朴此人还要恶意杜撰些不尽不实的东西破坏她的名声,说什么洪均是被她私通下仆给气死的,还虚构了一段八国联军攻陷北京时她和德国金发美少年瓦德西的风流韵事,其时瓦德西已有68岁,又如何风流得起来?!这种一脸正气的所谓宏学大儒,不去为国事尽心尽力,却来编派一个小女子,可气,可恨!
  
  赛金花的身世有几处疑点,相关人士的相关叙述各不相同,当事人的说法也前后矛盾,所以提出来讨论讨论:
  
  一是赛嫁给洪均状元时究竟几岁,一说13岁,一说16岁。我以为16岁可信些,因为赛洪结婚时洪已经50岁,除非洪是“萝莉控”,否则怎么会看上一个身量都没长齐,比自己小了有37岁的女孩子;退一步说,就算那时女孩子嫁人早,洪可是挂着状元头衔的朝廷大员,力排众议执意娶了赛做平妻,若不是她有天姿国色的容貌,就是有销魂蚀骨的妙处,如果只是个13岁的女孩子,怎么可能做得到?
  
  二是洪均死后,赛究竟是被迫还是自愿重堕风尘的。赛自述洪的族弟洪銮私吞了洪留给她的三万两银,女儿又被洪家所夺,为生活所迫只好重张艳帜;曾朴却说赛是在洪的家眷南返时,从船上逃脱了到上海挂牌做生意。这一段,谁的话是真的,还真不好判断。赛金花年轻贪靓爱玩闹,受不了守节的寂寞日子也是可能的,只是曾朴此人,言语间夸张怠慢的成分太多,印象分很低,我不想相信他。
  
  三是赛和瓦德西的风流公案是否属实。市井传言,两人在“两宫西巡”时占了故宫仪銮殿大被同眠,耳鬓厮磨达四个月之久,仪銮殿大火之际,甚至有人看见赛与瓦裸着身双双从窗户跳出来,这就太“故事会”了,很有以讹传讹之嫌。赛自说她和瓦始终都是清清白白的,没有半点逾矩之处,可她在之前是否认识瓦这件事上前后言词不一,不免让人有些怀疑。对刘半农先生说的是,她随洪均出使德国时没见过瓦;对曾繁先生却说,在德国就认识了瓦德西。照我想来,赛和瓦一段相处的日子,没有发生任何事是不太可能的,赛本身是京城名妓,瓦也不是什么忠厚实诚的谦谦君子;但应该不像流言蜚语所传的那样不堪。中国的旧女性,所受的礼教如此严谨,就算为妓都有许多限制,决不像今天这样放肆随意,所以很多关于赛难听的话我相信根本就是杜撰出来的。
  
  我很佩服像赛这样的女人,她擅于抓住每个机会展示自己、成就自己。无论是嫁状元,还是出使欧洲,无论是结交瓦德西,还是再嫁魏灵炅,她没有旧式中国女人的谨小慎微、委屈求全。为了和德国上层社会打成一片,她可以不顾洪的反对学德文、学跳舞;北京沦陷之际,她换上一身男装和德国人做生意,救下许多被误认为“义和团”的无辜百姓;她想爱便爱,想嫁就嫁,想挂牌就挂牌,想从良就从良,何曾管过什么闲言闲语、蜚短流长。妙的是她嫁了三次,虽然三段婚姻都不长却都很幸福,可见赛其实是个成功的女人,出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背了一身骂名可是丈夫毫无怨言,试问今天的世界有几个女人可以做到这一点。只是她的命运实在多舛了一些,几度悲欢离合,几番生离死别,终于使她心如死灰。“眼望天国,身居地狱,如此苦苦挣扎,便是人的一生”,一代名妓赛金花晚年吃斋礼佛不问世事,雕梁画栋繁华盛世已成过眼云烟。
  
  我花这么大力气来写《赛金花本事》的书评,也是觉得世人对她太不公平。男权至上的国家里,人们只晓得抱怨“商女不知亡国恨”,可那些丧权辱国割地赔款的男人呢,却享尽荣宠,死后还被风光大葬,小说家拿她做警世的范本,教科书当她是反面人物的典型。可怜这位身世凄苦的乱世红颜恐怕在天国也仍是不得安生哪。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