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瑶的中国故事

世界那么大,尽头在你怀中。

 
 
 

日志

 
 

亲爱的,下次别这么酷了  

2008-04-18 04:21:35|  分类: 如影随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6岁初尝禁果,未婚先孕?Juno同学真是超有个性。想我16岁那阵连接个男同学的电话都跟搞地下工作似的,校运动会上鼓起勇气叫住暗恋的男生预备把前天晚上塞进书包的苹果送给他,结果掏出来一看,表皮上坑坑洼洼惨不忍睹——竟被我一路上颠来颠去磕坏了,我那个无地自容啊,从此见到任何异性最初的表现都会比较怪异。
  
  要说的是什么呢,那就是在中国这样的大环境下绝对不可能出现电影里的那种情况:学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既不勒令退学也不处分;同学们虽然私下议论纷纷,但不会做出太出格的事,比如侮辱排斥什么的;父亲母亲的包容,朋友的支持;最后甚至拥有了真爱。但在西方这是有可能的(我不认为这是自由主义者的理想YY),他们对隐私权和独立人格的注重与保护观念具有很强的影响力,甚至可以在不知不觉间改变一个人。
  
  以我自己为例。我出国将近六年了,此前我一直认为自己仍是个传统保守的中国人,始终遵循着东方的道德观念和人文礼仪,但有一天发生了这样一件事:和老妈的例行通话中她提到一个女朋友(嫁的是法国人)特意打电话来说像我这样的情况(硕士一年级现在在打工)最好在法国能有些实习经验将来回国会比较好找工作。不可否认这样的建议绝对是充满善意和关怀的,可我听后无法遏制住不舒服的感觉——在中国,总有很多亲密或不亲密的人随时随地抛出一些自认为可能会对我有所帮助的意见,却完全不考虑可行性和我的实际处境,常常给我一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感觉。这种对所谓“善意”的对抗性近几年表现得越来越明显,几乎在我毫无觉察的情况下变成我其中一条“不可触及的界限”。
  
  老妈颇有些无奈,她说:“你一直认为自己很传统,实际上你的某些思维已经非常西化了。这也算是我们送你出国的一个代价吧。”我仔细回想后发现,确实有些东西已经改变了。比如在和同学交往的过程中,因为对方向来很少提及自己的家庭和私生活,久而久之我也变得无心知晓,别人不提我便不问,反过来自己也是一样;因为很多事都是独立处理,无论生活中的各种琐事还是人生大方向的选择,除了远方父母坚定的支持,并无任何人给予任何实质性的帮助,使得我只相信自己并无视五花八门的忠告建议——只会出一张嘴而已,我常这样想,说得再好听,最后还是得靠我自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成为一个十分任性自我的人,极注重私人空间,表面笑意盈盈内心不以为然。
  
  这未必是一件好事,但也许也不是一件坏事,不过重点不是这个,我要说的是,国外这种环境很容易塑造出这样的个性。在甜点店打工的时候,我的同事Damien同我一样硕士一年级学历,专业电影艺术,他选择了中止深造开始在各个餐馆夜店工作,我问他难道没有想过从事相关的职业吗,他回答说一时找不到,而且解决温饱是首要问题。我们假设换一个场景,在中国,父母会不会允许自己的小孩硕士读一半休学打工?我想可能性很低,别说打工是为了混饱饭吃,父母就算倾家荡产都会让孩子把学上完,绝不允许半途自做主张另辟蹊径。据我所知,Damien的决定没有被父母干涉,他的一切行为都只打算为自己负责。
  
  再说一件事,还是Damien同志,休息的时候他问我:“张,你有没有男朋友?”我说没有;“那在中国有吗?”我也说没有;他便问:“为什么呢?”这有点不好回答,本来我想说没遇上合适的,可是想到如果他好奇问深一层解释起来颇复杂,我就很笼统地说:“我觉得现在一个人挺好。”结果Damien同志点点头很随意地说:“哦,那就好。”再没其他话。若换了在国内,七姑八婶早围上来了,这个说哎呀这个不行啊,那个说改天我给你介绍一个吧,绝对热心负责。我妈说她学校的老师每天讨论的无非就是些鸡毛蒜皮家长里短,甚至同事的朋友的姑姑的小舅子的儿子籍贯在哪里都有兴趣,中国人八卦的本性(好吧为了照顾大家情绪我还是称之为热心)怎么可能允许一个人过上相对私人的生活呢,像Juno那样的事如果发生在中国,别说在社会上学校里同学间要掀起轩然大波的,恐怕自己的家就先会被邻居的唾沫淹没。
  
  我想《Juno》便是西式的人文背景可能孕育出的产物,放手让孩子决定自己的生活,充分信赖和支持,让她拥有隐私和独立自主权;这种放手实在拥有很大的诱惑力和渗透性,别说十几二十年沉浸于此氛围的外国孩子,就连我们这些半路出家的中国人都很难不受其影响。不信的话让我问问出国有些年头然后回国定居的留学生们,你们初踏上故土的时候是不是颇有些不适应,甚至需要一段时间的调整才可以融入中式的氛围?这便是文化的差异,并非我们崇洋媚外,而是它们属于“不可抗力”,并有值得肯定和欣赏的部分。当然我不是说它们一定是好的,有些年轻人毫无选择地轻易接纳了这些思想,结果成为放任自流自以为是的一代,太早或者太仓促,缺乏必要的正确引导。
  
  呃,说了不少,好像该结尾了,不然太长大家会觉得烦。回到未婚先孕的问题,假如换作是我(虽然可能性极低),相信父母最终还是会无可奈何接受的,不过老妈一定会大大叹一口气说:“亲爱的,下次别这么酷了,这不符合中国国情。”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