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瑶的中国故事

世界那么大,尽头在你怀中。

 
 
 

日志

 
 

我们的爱——写在严歌苓《白蛇》之后  

2008-03-04 07:42:55|  分类: 书海无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的爱,从开始就注定是一个错误;我们的爱,即使在最亲密的时刻也有轻微的恶心;我们的爱,过去了就不能再回来。

  我一直记得你跳的那段舞,不慎把许仙吓死的白蛇将自己的身体一圈圈缠绕在爱人身上希望用体温让他复活,灯光打在你脸上,你的颈子长而易折,你的肌肤晶莹如玉,你的身体柔若无骨,你因为绝望而颤抖,轻微地,却绵延不绝。我想我就是那时爱上你的,爱上你绝世无双的肉身,即使它后来因为放纵而松弛肥胖,也无法抹去骨血里的温暖魅惑。是的,我爱你,从十一岁那年开始。

  我讨厌男孩,因为他们粗俗;我也讨厌女孩,因为她们肤浅,你问我的性别?我想我就是比男人多了子宫和卵巢。我不介意你们叫我大兄弟,这个称呼让我觉得安稳平和,反正人看人只瞧外表,内里是什么又有谁会去深究呢。我爱这样的自己,我终于可以看得清自己。

  修了一年地球后回川我见到了她,人民叫她资本主义美女蛇,把她关在道具仓库里已有两年。她现在胖得像头猪,她穿着破了洞的汗衫坐在二楼的小桌上和小工们对骂,我本该厌恶地掉头离去,我以为关于她的一切我已经通通忘了,可是再见到她的时候还是全部回来了;就算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白蛇仍然只有她能演,纤细掩藏在肥肉之下,高傲被放荡驱逐,但她仍是她,娇艳的,柔软的,服帖的,我想起来了,我一直爱着她,从十一岁那年开始。

  这是个拙劣的骗术,却瞒过了所有人甚至我自己,我一次一次走入你的房间,把看守你的女娃远远支开,她们看我的眼神充满崇敬和爱慕,可我的眼里只有你,我要反复看你跳那段舞,旋转、轻喘,你无需用语言表达任何情感,你的舞蹈什么都能做到,它是如此的直白准确,涌进我的双眼,填满我的身体。我清楚地知道这是个真实荒谬的错误,但请原谅,我已经回不了头。

  最后那个下午,不仅是你的末日也是我的。你拨开我的呢子军装会发现我隆起的胸部,你脱下我的军帽会发现我乌黑的长发,可我们都停不下来,你会哭泣我会颤抖,可我们都停不下来,我们在最亲密的时刻也无法掩饰淡淡的恶心,可我们都停不下来。这样的噩梦是该被唾弃的,这样的噩梦也是我一直在漆黑的深夜里偷偷渴望的,覆上你的光裸的肌肤都怕会带出丝头,那是怎样的愉悦和罪恶啊,我一生的光芒都在今夜为你绽放了,以后,即使我能回到“正常”的轨道,也无法为旁的男人做到这般境地。

  你精神失了常,后来康复了;我大病了一场,后来也好了,我要嫁人了,听说你也要,我的那个他长相不赖人品不赖家世不赖,我想这辈子合着他过倒也不差,喜筵那天你来看我,故意拉了围巾在椅上,我追出去心里想的却是你送我的那尊玉雕,白蛇青蛇一道指责许仙负心。

  我想起你演的那部戏,青蛇和白蛇争斗,言明若青蛇赢了就娶白蛇为妻,若输了就化身为女子永远作白蛇的侍女,其实青蛇赢了该有多好,没有许仙,又哪来你一生无穷无尽的痛苦。可惜,这个时代不允许,这个人间不允许,我们的矜持我们的骄傲也不允许。我们的爱,过去了就不能再回来,你我都知道,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触碰对方了。
  评论这张
 
阅读(3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