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瑶的中国故事

世界那么大,尽头在你怀中。

 
 
 

日志

 
 

双城记  

2008-03-11 00:36:58|  分类: 花天走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法国已快六年,前四年住在马赛,很南边的一个城市;后来搬到斯特拉斯堡,很东边的一个城市。在两个城市间往返需要坐十几个小时的火车,途经大片大片的山地田园,有时可以看见山坡上散落的零星房屋,有时突然一道清澈的河流从脚下淌过,如果坐的是快车,天空就会变得很低很低,淡淡的云团笼在车窗边,仿佛触手可及。
  
  在这两个截然不同的城市间游走,可以经历从极致的整洁到极致的零乱,从极致的雍容到极致的世俗的过程,视野和情感的转换颠覆,让人精疲力尽却无限怀念。
  
  火车从斯特拉斯堡站驶出直到Mulouse,沿途映入眼帘的仍是典型的德国式建筑,尖顶窄窗,贴着墙壁的木头长条神奇地把房屋修饰得纤细窈窕,红白格子的窗帘飘扬而过,没有伸出街道的长衣架,没有随心所欲的杂乱涂鸦;这是东部的气派,因为富有而严于律己。然而再继续往前,经过绿草如茵的平缓山坡,除了白墙红瓦的山间小别墅,开始有牛羊不受管辖地东一群西一群聚在一起,没有牧羊人没有牧羊犬,它们才是这片土地的真正主人。再往前走,有规模巨大的工厂,成千上万辆崭新的小轿车停在铁轨边广阔的空地上,十几座巨大的烟囱争先恐后吐出浓浓的烟雾,天空变得不那么蓝也不那么低,远山上未化的积雪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到了里昂站就要换车了,这是南北间一个重要的中转站,将快车换成慢车,几个小时一停变成几十分钟一停,车厢开始拥挤,有色的面孔也越来越多。占了旁边座位的背包要收起来,椅背调直,从现在开始检票的会频繁出现,看来是无法肆无忌惮地流着口水在如摇篮般的晃动中熟睡了。我转动脑袋四下张望,黑人大妈们特殊的混着香水的体味冲入鼻端,多么无奈但又多么熟悉,还有那带着浓浓口音的南方法语,尾音拉长,圆音压扁,我整整听了四年却始终未被同化,可见我是个多么固执的坚守自己世界的人。
  
  铁轨两旁的房子开始变灰变旧,各种夸张变形的涂鸦绵延不断,那都是精力旺盛的南方孩子们干的,他们如野草般疯长的青春无处释放,除了大把大把挥洒出油漆,便是斗殴、争吵和骚动。他们黑色油腻的头发,类似东方人的黑色眼眸和略显棕色的皮肤将他们和纯种白人后代区分开来,他们是贫穷多事不安分的代名词——早期引进移民政策的效果很好,法国政府便放手大规模接受外来者,谁知越来越多未受过高等教育又具有很强繁衍能力的阿拉伯人涌入,给社会制造了不少问题;他们大量聚集在南部,开廉价的二手车,住屋顶漏水的二手房,他们的孩子,被中国留学生憎恶地称为“小阿”,偷抢拐骗无恶不作,一群群聚集在地铁站入口、火车站门口、商店门口,他们似乎都能感觉到他人鄙夷的目光,因而更肆意的喧哗笑闹,换来更多敢怒不敢言的目光。
  
  马赛是个正在老去的城市,重修的火车站新添的轻轨也不能阻止她一点点陈旧黯淡,她的迟暮是因为她被人遗弃。留学生们终不会久待,阿人们数量庞大但无法成为城市的主心骨,满街白发苍苍的老人,孩子们却在逃学争斗;一天过去遍地纸屑和果皮,星光点点灯火稀疏,几乎让人忘了她曾有多么年轻美丽的时刻,那时候她的海港是南方最重要的港口,每天吞吐无数旅人和货物,离海港不远的碧蓝大海上,有监禁过著名的基督山伯爵的伊夫岛。盛极而衰,小到一朵花一棵草,大到一个国家都无法避免这颠扑不灭的自然规律。
  
  那天我伫立海港遥望天际,海鸥掠过阳光在水波上舞蹈,感情流散伤口却已成形。我一生中最精华的四年献给了这座城市,笑或哭泣都不足以表达我的心情,我想即使有一天我老得忘了一切,也绝不会忘了这个地方,这个被比刀子更锋利的记忆镌刻下的地方。
  
  回程的时候循着来时路,从灰败到鲜明,从杂乱到整齐,就像从莽荒之地跨进了文明都市,而斯特拉斯堡给我的不仅是这些,她的优雅写意抚慰了我一度无处安放的柔情。斯堡人爱花爱骑自行车,每年七八月份百花齐放的季节,骑着车从青石桥上过,桥头有人挥着手绢向河中游艇上的朋友打招呼,一只只肥硕洁白的天鹅优哉游哉地随着水波上下起伏,它们是人们的宠儿,每天不晓得有多少面包屑进了它们肚中;所有的动物,鸽子、鸭子或是猫猫狗狗,个个都是肥头大耳的一点不怕人,往往是车轮子滚到了跟前也不知闪避,有性格的还会朝你叫两声,真是教人又可气又好笑。
  
  斯特拉斯堡就是一服治伤药,她高贵却不高傲,雍容却不虚荣;城市中的人们彬彬有礼和蔼可亲,和许多人认为的相反,阿尔萨斯地区的人并不难相处,他们只是习惯在未熟识时保持应有的距离,那是他们的礼貌,也是他们的品质,初品淡如白水,时间久了才觉出醇如陈酿。不可否认,我是带着一丝仓惶几许失落逃离马赛的,那里埋葬了我的懦弱我的害怕改变以及我的初恋;如果不是斯堡的宁静平和,我没那么容易从自怨自艾中站起来,新的环境新的朋友新的琐事,白天忙忙碌碌在大街小巷里奔走,夜晚可以就一杯香茶仰望星空,那样空阔和深邃的夜幕,暗香浮动远处传来依稀的笑语,将胸腔里那颗躁动的心脏慢慢地,慢慢地平复下来。
  
  也许这就是天意,老天要我历遍所有,有失去有拥有,有失落有欢喜,受过伤然后懂得爱,流过泪然后更坚强。
  
  城市间的游历,不单是飞过几十个国家,走过几十个省份,还有一切没见过的、没去过的、没尝过的、没经历过的全部全部。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