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瑶的中国故事

世界那么大,尽头在你怀中。

 
 
 

日志

 
 

雁影寒谭  

2008-12-26 17:46:37|  分类: 书海无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天一言》,原本只是为了不荒废法语而做的功课,后来竟变成欲罢不能的沉醉。每夜在独我一人的小屋里,就着清茶,看见泛黄纸面上的法文字母渐连成抑扬顿挫的韵律,带着另一种语言独有的淡雅与寂寥,合着中国式的人物和情节,慢慢在心中展开一段如烟往事,水墨画般令人思绪悠远,令人黯然神伤。
  
  我读书最怕简单平实的语言,因为它们往往是千帆过尽后的蓦然回首,最容易在不知不觉间让我神思恍惚,凭空生出许多不该有的喟叹。读这本书,近来就总让我产生我已老了的想法,倒不是人老,而是老了回忆,老了惆怅,明明说的是几十年前不相干人等的故事,可是那些分离、那些寂寥、那些小小年纪就冷眼看尽的无奈、那些因为莫名恐惧而做的自我放逐、还有那些徒劳挽留必会失去的物事,都让我一次次叹息,一次次感同身受。每一桩,都像不期然同我记忆里某个节点吻合,天一的故事不是我的故事,我很明白;但天一的故事我真的都懂,真的,所有的,我都懂。
  
  
  “——世间诸事,变幻无端、转瞬即逝,这种认知使我不止一次对自己漂泊的命运有了预感,在这终日云雾弥漫的山脚下,这个与世隔绝的小山村里,我不可抑制地感到命运这样东西既触碰不到,也把握不了。
  
  ——除了几只燕子从远处翩跹而来,一切仿佛都不曾改变,天地如同凝固在某段过往岁月里;地平线上,血红色的夕阳缓缓落下,看上去也像个正在滴血的巨大伤口。
  
  ——一抬腿,就算跨过了门槛;挥一下马鞭,就是在策马奔驰;佝偻了腰背,就代表时光流过了二十年。在那方寸戏台之上,俗世的时间和空间都不存在,仅是一个人从出生演到死亡,时间与空间就同他一起诞生一起消亡。
  
  ——而道士始终难以摆脱灵魂的煎熬,因为差不多从出生起他就开始思慕天界——那个他认为才应该是他真正故乡的地方,终其一生他都努力让自己对任何事漠不关心,这样才可以了无牵挂,才可以接近在他最初梦想里的那些天上的国度。
  
  ——七叔叔和传教士们被一起流放到远方,在严酷的环境下,他不久就去世了。尸体火化后,根据他的遗愿,骨灰被混在肥料里最终洒向了一片菜园。。。”
  
  原谅我不能翻译出太多的句子,从前我也不相信法文能把一个纯粹的中国故事表达得如此深邃、如此贴切、如此浑然一体甚至无法再用别的语言去演绎,即使勉强译成中文也会失去齿颊留香的韵味,丢掉许多无以言传的感触。
  
  一直以来,我都不愿意臣服于“宿命”这种说法,因我觉得这是软弱的表现;然而有两次我心甘情愿沉沦,一次是败给萧红,一次就是败给天一。有些人的一生,是非成败没法解释,荣辱得失也无法计算,留下的只是无尽的唏嘘、无尽的感慨、无尽的悲悯,和无尽的沉默。
  
  你不能指望在这本书里找到多少欢快的东西,也很难从这本书里汲取什么力量,它只是一扇连结往事的大门,这一次违背遗忘定律,唤起酸楚记忆。然而这或许只是我一个人的感受,更长时间的独处,更多寂寞中的自我对话,让文字对我有了更具体更深刻的意义。我有时候觉得无奈,因为我总是入戏太深,但更多时候我痛并快乐着,因为全身心的投入不计较后果,往往才能让我发现本不存在的美丽,闻见本不存在的香气。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