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瑶的中国故事

世界那么大,尽头在你怀中。

 
 
 

日志

 
 

《艳影》的stories   

2008-01-07 05:23:14|  分类: 书海无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住的城市里,和我们擦肩而过的人群中,会不会有人将在我们的生命中占据很重要的位置,会不会有人曾经光芒四射如今无人识得,会不会有人面目平静实则眼泪成诗。。。。城市太大了,故事太多;有人讲,就有人听。
  
  这本书讲了很多故事,每个时代里划出不同轨迹的纤细身影,时而张爱玲,时而朱天心,时而黄碧云;眉目间似曾相识,命运却在各自的灵魂上镌刻了不一样的印记。说是殊途同归,到底过程中我们还是面目全非了。
  
  这些故事里,我最爱《四喜》、《无法重现的回忆》和同名短篇《艳影》。
  
  
  《四喜》里那个从良的陪酒小姐,会在丈夫睡觉的时候拿出结婚证,看了好像不相信似的细细摩挲着,24岁的她,脸上有淡淡的光泽和浅笑,就像刚出校门的女生。
  
  这里的街道边,即使冬夜里也有衣着暴露的女子,颤抖着肩膀招揽路过的客人。听说和她们上一次床只要5欧元,上了年纪的连这个行情都没有。经过她们的身边,总可以闻到一种甜腻糜烂的味道,她们的脸上是精神不济失魂落魄的倦态,鲜艳欲滴的指尖夹着自制的烟卷,里面裹着大麻。正经的女孩子都唯恐避之而不及地飞快走过,她们却一脸无所谓自顾自吞吐着烟圈,轻烟笼罩下的脸,有的年轻得像朵带露的玫瑰;有的鸡皮鹤发脂粉也盖不住深刻的皱纹。
  
  如果一种命运是无法摒弃无法扭转的,堕落似乎是唯一的选择。都市里充满了活色生香的罪恶,道德家唾骂着制造罪恶的女人,却不知有没有人想到,也许她们当初也是单纯美丽的女孩,唯一的心愿不过是有个男人好好来爱。
  
  
  而《艳影》,这个女性版的《霸王别姬》,这次死的是“霸王”。
  
  当然,逸仙从不演霸王。她演的是梁兄、张生、李后主、焦仲卿。。。都是清秀颀长的男子,一回首一蹙眉的温柔令人为之神伤为之风魔。如茵的银幕爱情给了逸仙,她是她的英台、莺莺、小周后,她们在戏里,做彼此的“夫”和“妻”,怨则真怨、喜则真喜,是明快缱绻的古老的爱情。
  
  但逸仙终患了病,如茵也嫁了人又离了婚,银幕上始悲终欢的作品往往是童话,现实从不会这样善良。执手相看的人终究没有来,她们都没有等来,演过那么多才子佳人,最后竟然只有那些作品见证了她们的相守相知。
  
  所谓人生,是不是于小小的欢娱里潜伏着无尽的痛苦。
  
  
  从《无法重现的记忆》里我想起了妈妈。她曾经是学校的广播员,写过很多很棒的文章,老师们都以为她肯定会选文科。其实上山下乡回城后她读了工科,此后再没写过任何和文学相关的东西。
  
  在我们家,我原本以为最有资格写下些什么的应该是妈妈。我和老爸,我们都不像她那样拥有显赫的家世、优渥的生活,也不像她那样怀有火热的理想,所以我们也没有丧失的痛楚。痛楚本该是最好的书写者,但可能因为太痛,她不愿意再回想,也连带着失去了表达的欲望。
  
  尼采说:有的人是以他们的痛苦为哲学,有的人是以他们的财富为哲学,妈妈大概是前者吧。痛苦是不可言述的,而超越了痛苦的妈妈更加无法言述,所以她拥有丰厚的记忆却不再书写,始终微笑着任由旁人的误读。
  
  
  故事说完了,茶也要凉了。
  这个时代里,同情和伤感是最无用的情绪,然而某一刻的柔软总是存在的,仿佛是理解了的善意笑容,或许会在倾诉之后带给人些许温暖。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