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瑶的中国故事

世界那么大,尽头在你怀中。

 
 
 

日志

 
 

苏丹港   

2007-09-25 02:13:30|  分类: 书海无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记得那些吗?
  
  最温存的话语,其实字面上只是最简单的事物。
  一说平台,就指那我们夏天喜欢去消磨时光的地方;
  还有那晨光的回忆:阳光从紧闭的百叶窗外面透进来,照在房间墙壁上,划出道道亮晶晶的波纹;
  当然还不止这些:那木头的撞击声,宣布了船只就要启动;
  她的长发散布在枕上;
  离开海滩,她皮肤上带着咸味和盐霜,要用好几瓶淡水冲洗身子。。。
  别提了,桩桩件件,像支支利剑刺来。
  
  曾经最美的回忆,每一次提起都让内心一片慌乱,连身体都禁不住颤栗起来。
  如今,一切都变了:那个可诅咒的地方,唯恐避之不及;就是提到它的名号,也会叫你泪流满面。
  你若不想死去,就得毁灭关于她的一切,她的宝贝形象,她锁于你身体里所有温柔的习惯,
  任何蛛丝马迹,无论是印在眼里与嘴里,还是沾在手指尖或皮肤上,不管哪一个部位,不论哪一小片,都必须叫它像尸体一样腐烂、分解。。。
  
  
  
  我是被《苏丹港》这个名字吸引的,轻轻的三个字,卷在舌尖有教人沉沦的温柔。
  
  是的,沉沦,披着潮湿的海风,遥望远方隐约的地平线,有人在唱着忧伤的情歌。“我”怀念那个与我血肉相连的国家,却也无法忘记这个随“我”漂泊的海港;在无数次呼吸吞吐间,它的气息已经盘踞在“我”的心尖,留下永不愈合的伤痕。
  
  当年“我们”都是意气风发一腔热血的青年,满以为可以开创出一个新世界,却在现实中碰得头破血流。“我”去了苏丹港,A留在巴黎。二十五年后,A去世前的一封信将“我”召唤回来,“我”再度踏上这片早已与记忆面目全非的土地。
  
  “我”想查出A的死因,所以追寻着A的步伐梳理他最后的时光。原来一切的起源是个女人,A为她自杀。“我”从未见过那个女人,只能听着张三李四的证词拼凑她的模样:那个女人,也许天真,也许世故,也许年轻的时候就面目可憎,也可能到了很老很老还有一张眉目清晰的脸。。。A深爱着她,在她身上有自己不再拥有的青春甜美和激情,他以为她是他的神迹;而她不过在最初崇拜他,然后背弃他,最后遗忘他。A至死还像个少年,这便是他毁灭的原因。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都是孤独的守夜者,我们永远也不明白“我们”的意义。“我们”和“他们”分享理想和爱情,却成为他们沉重的负荷,早知道,一开始的时候,就不该这样孤注一掷的。。。可是,我们又是如此渴望着,有人和我们紧紧相拥,有人和我们骨肉相连,只为这一点温暖,宁愿付出我们承受不起的代价;就算这样,还是觉得幸福,所以这样,离开了就不能独活。
  
  别再问苦不苦,也别再问值不值得,爱情消逝后,孤独来袭前,让我看你最后一眼,牢牢记住你的样子;从此无论日后的生活是动荡不安还是温柔静好,都与你无关。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