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瑶的中国故事

世界那么大,尽头在你怀中。

 
 
 

日志

 
 

那一段华丽传奇   

2007-06-17 23:10:21|  分类: 书海无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这个人什么书都看,不过我喜欢的题材按排名前三位分别是大家族、传奇、三教九流,简言之,我爱钩心斗角,我爱俾官野史,我爱下里巴人。而三教九流里我最爱看的是写风尘女子的书,她们身上常有一种久违的英气侠气,在男子中都是很少见的。大概中国历代的良家妇女都将功夫用到了妇容妇功妇德上,满腹诗书只为写《女诫》《女则》之用,即便有几个不守陈规,横空出世,也多做闺怨之言,教人乏味得很。相比之下,风尘女子就精彩得多,她们反正已身在江湖,也就不在乎什么清规戒律,任性狂放的有之,才华横溢的有之,侠骨柔肠的有之。。。五千年文化里对女子的限制,湮没了大部分中国女性,却也把一小群女人推上万众瞩目的舞台,在那里,她们尽情施展自身魅力,在男性为主的世界里毫不逊色得大放异彩,开创出属于她们的时代,谱写她们的传奇。如果不能平凡终老,昂起头和肮脏的命运一争高下,也未尝不是一件快事。

  早前看过虹影的《绿袖子》,就很喜欢她的文风了,她笔下的女性柔顺中带着坚韧,虽然身世并不清白,人品也不见得多么出众,可是对着重大的变故,比如战争,比如亡国,却显出男子都没有的倔强坚强,如同《乱世佳人》里的郝思佳,面对满目疮痍一片废墟仍能站立起身,低喊:明天又是新的一天。见了太多国色天香,却离了男人不能生存的小女子,再看这种乱世奇女子,就像从温室里走到黄沙漫天的戈壁沙漠,那种天生天养永不言败的生命力,让人热血沸腾,让人跃跃欲试。见识过蓬勃的生命,就不会再甘心做暖房里的花朵。

  我在看的这部虹影的《上海王》,说的便是个风尘女子。她叫小月桂,15岁被老鸨从乡下买到上海的书寓(就是妓院)里打杂,被极有势力的黑帮老大看上,做了他的枕边人,偶然的际遇却开启了她一生的爱恨荣辱,血泪传奇。她的第一个男人是她一生唯一所爱,但他们只享有了一个月的耳鬓厮摩鱼水之欢,他便在黑帮仇杀中丢了性命。他倒了,她也没了靠山,书寓赶她出去,父母已亡,她回不了故乡。鱼龙混杂的大上海,小小女子为生存苦苦挣扎,穷困潦倒时她操起旧业做妓子,却很清楚得明白,待到年老色衰时她将不值分文。她把自己弄出妓院,折腾着搞了一个申曲剧团,只唱上海郊县的乡土剧,以图在本地剧式微的景况下杀出一条血路。她成功了,一面靠着她破釜沉舟的勇往直前,一面靠着她极艳极有韵味的姿色。小月桂成了小有名气的申曲女王,也吸引了财大势大的上海滩新一代枭雄。男人总以征服最美的女子为成功的标志,小月桂不仅美,而且有风韵,这风韵是岁月酿的酒,教人一饮便想再饮,终生戒不掉。小月桂这一辈子,跟过三个黑帮大哥,他们老了,死了,离去了,她却还活着,还美丽,她终于成了真正的上海王。

  生当璀璨如夏花,爱恨都要轰轰烈烈,这就是小月桂们的人生格言。她们遭遇过地狱,也经历过天堂,掏心掏肺付出过,也彻头彻尾被伤过,她们在烂泥里打滚过,也在百花丛里娇艳过,可是怎样都好,她们从不指着老天大声咒骂,也不抱着双膝自怨自艾,除了生死由天,她们一辈子不肯向命运妥协。

  看完上半部,见到小月桂的发迹之路,真觉得酣畅淋漓痛快之极,但是乐极便会生悲,那下半部的急转直下惨痛决绝直教人心痛不已。小月桂的第三个男人余其扬,也许算不得她最爱的人,但绵绵长长将近二十年的感情早把他们变得比亲人还亲,可是有什么用呢,左手握右手及不上青春无敌新鲜诱惑,那女人还是小月桂的亲生女儿。若碰到寻常女人,早就狂怒崩溃一败涂地,只有小月桂还能冷静自持推出了他为补偿送来的结婚戒指,她心里明白,如果想娶她,二十年前就娶了,如今做了错事,再送上承诺弥补又算什么呢。她成全他的犹豫,也保全自己的尊严,只是这样一来,她和他之间永远失去了彼此。

  余和她的女儿远走他乡,她顶替了余的位置,做了第一个女投资家,整个上海都惊异于她的美丽,她的财富,她的势力,有许多年轻的女孩子梦想着成为她,许多年轻的男孩子渴望拥有她,可她只能穿着华丽的晚装,踩着精致的高跟鞋,走在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的空洞华宅里。

  小月桂这样的女人,不会老,也不会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她们可能在30年代的上海滩风姿卓约,一路捕捉着众人艳羡的目光;她们也可能在现代利落得挽着发髻,捧着咖啡在30层的高楼上俯瞰霓虹闪烁。她们无需追寻时尚,她们就是时尚;她们无需制造话题,她们就是话题。可是她们一样没有能够来爱的人,心里空空旷旷,再没有火焰升腾,更没有归宿。爱恨消散后,孤枕难眠时,从宽大的床这头滚到那头,再怎么拉紧襟被,也捂不暖心里升腾上来的那股冷气。

  这世上的女人,大部分都向命运妥协了;小部分不愿妥协的,也最终向爱情举了白旗。我们赞扬一个女人事业有成时,是不是也在同情她爱情无望;我们佩服一个女人不屈的勇气时,是不是也在遗憾她的孑然一身。如果才貌无双的代价是孤独终老,权势滔天的代价是坎坷崎岖,我们会不会后悔当初没有放下一切骄傲矜持,去握住那只温暖的手。

  虹影的书总是很对我的胃口,我喜欢她像局外人一样说着一个个活色生香的故事,爱欲里的翻云覆雨,情欲里的欲说还休,是那么真实,那么可爱,不带一丝一毫矫情。我喜欢她笔下那些个性十足的女人,柔弱中带着坚强,爱恨都干脆利落,永远心如明镜。我也喜欢最初的挣扎最后的宿命,人生里总有掌握不了的东西,得失都是理所当然,只是得失之间,究竟有多少得失;是不是一定要失去,才有获得;是不是获得了以后,难免要失去;是不是获得的通常不会是最初想要获得的获得,失去的却往往是最不想要失去的失去。。。

 她以千秋笔法,做一袭华丽传奇,引无数人感慨嗟叹。始终女人,还是最懂女人。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