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瑶的中国故事

世界那么大,尽头在你怀中。

 
 
 

日志

 
 

遇见狮子座女孩  

2006-03-28 06:43:26|  分类: 琐碎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静夜

  “啪”的一声挂上电话,阿典无奈的爬爬头发,长叹一口气,准备洗漱一下上床睡觉。看看手表已经是一点多钟,原来不知不觉间和瑶瑶聊了将近三个钟头,不过这也是第三次瑶瑶郑重要求他不要再影响她的生活,不要再打电话,甚至见面都装作不认识。

  两个月前,很久没跟他说过话的瑶瑶给他打了个电话,整整两个小时的时间,基本上都是瑶瑶在讲。阿典从没遇到过像瑶瑶这样的女生,有点任性、固执,又坦白得可爱,或者因为瑶瑶是狮子座的缘故吧。

  阿典仍然清楚记得瑶瑶那次说的每一句话:

  阿典,你知道我最恨的是什么吗,不是你对我没有感觉,而是在我最难过最需要支持的时候,你连一句‘我相信你’都不肯说,只会一味的理智帮我分析问题,可是我要的不是那些。

  阿典,这三个月我想了好久,我太任性了,不顾你的感受就要你立刻给我答案,虽然你的选择不是我,让我一度饱受折磨,但是我仍要感谢你,是你教会我爱情的第一课,从另一角度来说,如果我的第一次恋爱对象不是你,我可能会承受更大的打击。

  阿典,狮子座的我希望爱情像水果一样新鲜,一旦我在你的身上发掘不出新的感受,我会很快厌倦,就像现在我已经无法想象当初为什么会疯狂喜欢你一样,我对你已经没有当时的感觉了,所以,幸好你拒绝我。。。。。。

  书桌上的茶早已冷掉,手表的时针慢慢向2点挪去。在认识瑶瑶之前,阿典不喝茶,每晚11点之前必定上床睡觉,在认识瑶瑶之后,这些习惯居然渐渐改变了。“我究竟爱不爱瑶瑶呢?”阿典第无数次问自己,而很明显的,这是一个非常难回答的问题。认识瑶瑶两年来,一直保持好朋友的关系,阿典从没想过和瑶瑶发展成情侣,他以为自己的行为没有任何逾距之处,却被瑶瑶的一个询问炸昏了头脑。


(二)平地起风波


  阿典还记得那是一个平常的傍晚,处理完一些琐事后他习惯性拿起电话打给瑶瑶想问她查询机票的情况,早些时候,瑶瑶本来和他一起在航空公司问机票的,他有点事没等到轮到瑶瑶就走了,暑假虽然还没到,不过早点定机票也可以去掉一桩心事。电话号码是早已烂熟于胸的,而瑶瑶一般会在铃声响到第三声时拿起电话,因为瑶瑶家的电话在客厅,而瑶瑶这时候一般在房间,从房间到客厅大概需要三声电话铃的时间。。。。。。

  “喂――”瑶瑶的声音准时在第三声电话铃响起前出现,瑶瑶的“喂”有一股绵甜柔软的味道,也许是南方人的缘故,也许是瑶瑶刻意学香港人的说话方式,总之,瑶瑶的声音很好听。阿典照例先说话“嗨,是我,我想问你今天的机票问得怎么样”,“我问过了,她说要890欧,可以改时间,三个月来回”,“我觉得有点贵了,你觉得呢”,“我也觉得。。。。。。我有句话想问你。。。。。。你对我有感觉吗?”

  阿典觉得像被一个惊雷打到一样,不,也许更糟,他的心里乱成一团,舌头打结,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电话那头是长久的沉默,仿佛他不给出一个答案就不肯善罢甘休似的,阿典只想赶快结束这次通话。他发现自己结结巴巴的说“我要想一下,我、我明天再给你电话,好吗,明天再说好吗?”不知不觉的开始用哀求的语气。瑶瑶好像并不想放过他, 没有说“好的”,而是仍然在沉默,阿典慌了,他从来没有这样慌过,他只想挂电话,很勉强的他又说了一次“明天再说吧”,就赶紧掐断了线,这么没礼貌的事他还是第一次做,但是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倒在床上,阿典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像一堆没头没脑的线团。一会儿觉得莫名其妙,一会儿觉得理所当然,一会儿高兴,一会儿烦恼。瑶瑶的告白一下子让很多躲在内心深处不愿碰触的情绪都跳了出来,原来以为不去想就没有问题可以得过且过,可是现在不得不面对了,阿典突然没了主意。这个晚上,阿典破例失眠了。

  第二天没有课,阿典觉得很庆幸,不用和瑶瑶在学校碰面,如果碰面的话,应该是很尴尬的吧。阿典想找个人聊聊,他抓住了要去打球的室友阿不。阿不算是他最好的朋友了,而且阿不的嘴很严,阿典把瑶瑶的事一股脑全说了,他迫切需要有人给个意见。阿不的反应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阿不先是惊讶“啊,怎么会,瑶瑶喜欢你”,然后沉思“你的很多行为的确太过了,难怪瑶瑶误会 。” 阿不给他分析了很多事情,他说阿典每次上课的时候都和瑶瑶坐在一起;过年的时候哪里也不去只到瑶瑶家吃年夜饭;阿典要求瑶瑶搬来学生公寓和他一起住;每天晚上和瑶瑶聊天超过一个钟头。。。。。。阿不说“如果你不喜欢她,为什么做出这么多亲密的行为,换做任何一个女生,都会误会你喜欢她。瑶瑶是个好女生,如果你对她没感觉,就不应该对她这么好。。。。。。。”

  阿典有点晕,他以为对瑶瑶的好只是出于朋友之情,被阿不这么一说,好像又的确有点不一样。他欣赏瑶瑶,因为瑶瑶善解人意、很有头脑,和瑶瑶聊天的感觉很轻松。一直以来他享受这种关系,习惯瑶瑶在身边的日子,难道自己的行为真的那么超乎寻常吗?阿典翻来覆去的想和瑶瑶相处的画面,渐渐找出了一些不寻常的地方,他想起大年夜那天,瑶瑶喝了酒有点醉居然问他有没有和别的女生上过床,眼眶隐隐泛红说自己才是最孤单的人;还有昨天和瑶瑶一起等号的时候,瑶瑶把手上的号码纸折来折去无数次几乎要把号码纸弄烂。难道那时候瑶瑶就在矛盾中挣扎吗,阿典不敢想下去了,他也不敢看电话,虽然说是今天打给瑶瑶告诉她答案,但是连自己都不知道的答案该如何对瑶瑶说,万一说得不好伤了她怎么办,今后怎么面对她,真是令人烦恼啊。

  “铃―― 铃――”电话铃在这个时候想起,阿典拿起电话,那头传来瑶瑶的声音。
  
  “阿典是我,我想了一夜,觉得还是要对你说。昨天的事对不起,是我太冲动了,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答案,你知道吗,这段日子以来,我吃不下也睡不好,脑袋里翻来覆去都是关于你的事。我是一个很简单的人,没办法同时想两件事,因为不知道结果而每天都没有心思学习让我很困扰,偏偏现阶段学业最重要,我真的没办法两边兼顾。。。。。。。”

  瑶瑶的组句明显有些错乱,但阿典还是选择不打岔继续听下去。“阿典,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太任性了,突然间问你这种问题,我想过了,不管你的答案是什么,这段时间我们都好好冷静一下,不要再通电话,也不要有太亲密的接触。期末考试快到了,我不想留级,所以我不能分心。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也许我们会有不同的感受也不一定。”

  瑶瑶长长的话终于停顿,阿典听到电话那头瑶瑶轻舒一口气的声音,那一刻他心头首先涌上的想法是不联络不见面那怎么可以,然后他苦笑,瑶瑶果然是头任性的小狮子,只管自己解脱就好,丝毫没过问他的想法。说喜欢瑶瑶他不确定,而瑶瑶如今这样要求他排斥他又让他觉得不开心,阿典已经完全迷惑了,他把握不到自己的感觉,他只能单调得要求瑶瑶不要这么绝情这么残忍,至少不要将他当作空气。。。。。。。


(三)我们都去冷静一下


  剩下的两个月在紧张的气氛中度过,瑶瑶果然视他为路人甲,不仅不再接他的电话,甚至见面也装作不认识。阿典好几次想拉住瑶瑶和她当面谈谈,可是瑶瑶总是想方设法避开他让他无从入手。很快暑假来临,大家各自回国,说好和阿典搭同一班飞机的瑶瑶毅然决定将机票改期,只是为了不想和阿典同行。阿典知道瑶瑶方向感级差,独自一人在巴黎转机实在让他放心不下,但是最终他还是一个人飞走了。

  三个月的假期里阿典见到了初恋情人,记忆中高不可攀的她仍然高不可攀,他和她照了一辑照片想留下她的一张单幅照却被拒绝,一瞬间心里冷成了灰,发现不管自己怎样改变依然是她眼中不能和她匹配的愣头青;在同学聚会里遇见中学时的班花,那女生变得更时尚,拍照的时候直接就吊在他的臂膀上,一夜之后她成了他的女朋友,第二天见了家长,对方的妈妈像临终托孤一样把女儿郑重交给了他。所有的事都发生得那么快,快得当他想起瑶瑶时,已经到了假期的尾巴。他打了个电话给瑶瑶,瑶瑶不在,是她爸爸接的,伯父让他再打,他犹豫了一下始终没有打。

  阿典先于瑶瑶回到了法国,一周后瑶瑶也回来了,初次见面,阿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瑶瑶变得好瘦,圆润的鹅蛋脸瘦成了瓜子脸,不过好在,她的气色变好了,皮肤也光泽了很多。之后瑶瑶身上发生了一系列事情让他们彼此都没时间好好坐下来谈谈,最严重的要属瑶瑶的同屋搬家后拒付瑶瑶水电费的事件。那个同屋阿典也认得,从前关系还不错,秉着劝导想法的阿典在5个月的冰河期后首次拨通了瑶瑶的电话。瑶瑶平静了很多,语气里透着淡漠,不禁让阿典觉得害怕,不过他还是尽责的起一个朋友的作用,告诉瑶瑶朋友之间只要牵涉到钱的问题就不再是朋友,尤其是女人之间。瑶瑶听到这个话题开始愤怒,到后来她几乎是吼着说即便如此也不能这么过分。阿典觉得无论如何都要保持冷静,不要太过苛责对方,谁知道他越冷静瑶瑶就越愤怒,最后不欢而散。

  电话放下后阿典觉得瑶瑶有些地方不太一样了,仿佛不再牵挂不再介意,瑶瑶表白之后他一直害怕会被困扰,可是瑶瑶真正放下了他反而开始放不下。他看着书柜墙壁上到处贴满挂满的现任女友照片,里面那张完美的脸足以让许多男人羡慕他却开始觉得迷茫。他想听到瑶瑶的声音,听瑶瑶骂骂他都好,周围的人都称赞他,连未来岳母都对他赞不绝口,只有瑶瑶会说出他的缺点,他突然很想瑶瑶。

  以后的日子里瑶瑶仍然不愿和他见面,他发现阿不和瑶瑶越走越近,很多时候看见阿不和瑶瑶眉飞色舞的聊天,阿典心中都有酸酸的感觉。虽然阿不有女朋友在国内,虽然他知道瑶瑶绝对不会做第三者,他还是觉得不舒服,他的直觉告诉他,阿不喜欢瑶瑶,而他不喜欢看见这种情形。


(四)再见不是朋友


  2006年的新年他终于忍不住又给瑶瑶打了电话。瑶瑶的语气轻松听起来似乎过得很快乐,瑶瑶告诉他她终于放下对他的感情,不想再穿上漂亮的衣服引起他的注意,不再刻意化妆用粉底掩盖粗大的毛孔,不再想找一个更英俊更有魅力的男人做男朋友故意气他,一切顺其自然,只因为她终于放下了。之后的许多个夜晚,阿典脑海里仍然响起瑶瑶的那些话“阿典,我终于发现对你的感情已经逝去,以前我以为做那些愚蠢的事可以让你生气或者吸引你注意,现在才发现我会有那种想法证明我还在乎你。而如今,我根本不在意用何种面目出现在你面前,也不在乎你怎样看我和想我,我知道我是真正把你放下了。”

  阿典有些话一直没说出口,他本来想告诉瑶瑶其实她是个很好的女生,气质优雅,又有学识,脾气也很好,唯一的缺点是不够美丽,这可能是让自己犹豫的最主要原因;他还想告诉瑶瑶他曾经想过瑶瑶可能是他的真命天女,他觉得遗憾又有些后悔。阿典没有说出这些话是因为瑶瑶说有些事过去了就过去,当时感情没有发展以后也不可能再有,狮子座的女人一旦做了决定就再不会回头。

  阿典也不喜欢回头看,但是这一次他真的觉得不甘心。很多时候他喝茶过了12点仍然没有睡意就瞪着天花板问自己是不是所有人都一样要到了失去以后才知道珍惜,他在学校里避开瑶瑶不再给瑶瑶打电话看着瑶瑶和阿不聊天心里泛酸,他把女朋友的照片摆得到处都是却几个礼拜都不给她打一个电话,他有时和别人说着话突然就沉默,心中涌起空洞的感觉久久难以平息。

  天晴有星的夜空,他仰首望天,希望找到狮子座所在的位置,却始终都没有找到。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